衡阳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美食 减肥 投诉
查看: 3507|回复: 0

[街谈巷议] 长沙天心区法院向利法官“依法”助人掠财可鄙可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1 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沙天心区法院向利法官“依法”助人掠财可鄙可恨
一审律师蔡卫华:这个案子事实清楚,如打输了我将自己的脑袋砍下来当凳子坐!
株洲图片.jpg
  2019年,我一不小心摊上了人生首个官司。当我收到长沙天心区法院的传票之后,我立马请了湖南联合天成律师事务所的蔡卫华律师做我的辩护律师,蔡律师在整理了我的相关材料和证据后,从一审法庭走出后信心写在了脸上,并说道:“这个案子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如打输了我将自己的脑袋砍下来当凳子坐”!作为清楚案情来龙去脉的我本人,更是信心满满,“无良的冯伟将我告上法庭,他的图谋注定不能得逞,想打官司就打官司吧,谁怕谁啊!”
  2017年10月,我担任董事长的湖南海邦高科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邦公司)正在和中南大学研发一个高科技产品,因产品市场前景看好,冯伟主动找到我,表示想入股加盟海邦公司,我当时表示要召开股东会讨论。2017年12月,我和另外三个股东通过召开股东会讨论,4人一致同意冯伟出资20万元进入公司股东会,并由我这个大股东以20万元出售10%的股权给冯伟。2018年2月,冯伟向我表示,因他没有多少钱,20万元他得分两次付。当日,冯伟向我支付了10万元,说另外10万元到年底付。当时我心里虽然不乐意,但考虑到共同创业需要长期合作,我也就违心地点头同意了。
  2018年9月,冯伟突然提出他要退出股东会,同时另外一个股东即法人代表赵志刚也提出退出公司(后经查实,他们两人在还没有退出公司之前就已经成立了新的公司)。为此,公司召开股东会,决定公司进行债权债务清算,定在2018年底所有股东按照股权比例完成债权债务的清算。一番清算之后,公司无法正常运作了,于是将海邦公司给了扬言要退出公司的冯伟和赵志刚。话到此处,读者会发现一个问题:扬言退出公司的是冯伟和赵志刚,结果在处理完了债权债务后,要求退出公司的两人拥有了公司,而包括我在内的三人反而退出了公司。事后,我才知道冯伟他们玩的是“职业碰瓷”!
  这不,2019年3月18日,冯伟突然以我欠他10万元借款为由向长沙天心区法院起诉我,目的是为了追回2018年2月认购我股份的10万元股本金。
  冯伟在起诉书中称我以资金紧张需要购买原材料为由向其借款10万元,并承诺年底前归还的说辞完全是他精心编造出来的谎言——冯伟向法院提交的证据中没有任何一份证据显示我向其借款,也没有任何一份证据显示我承认有这一笔借款或承认年底前归还这笔借款。
  在打官司之前,冯伟也算我的朋友,但一场官司下来,证明他是一个城府甚深、精于算计、坑朋害友的人渣。更让我失望的是,作为公平正义最后一道防线的法院,没有坚守司法公正;没有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基本原则,而是明目张胆地办“了难”案——主审法官向利用一纸枉法判决将比太阳还光辉的“公平正义”四个字碾成一地鸡毛,这位拿审判权做交易的向利法官,殊为可鄙可恨!君不见,分明冯伟向本人支付的10万元是股权转让款,但死不要脸的冯伟却说是借款,本人在庭上提交了多份证据证实事实真相,怎奈全部被向利法官无视和否定,而冯伟仅提交了一张银行转账凭证,向利法官就如获至宝地支持了冯伟的请求,将其作为关键证据也是唯一证据予以采信,判决我支付冯伟10万元借款。
  向利法官作出的(2019)湘0103民初2849号判决书,本人认为存在多处枉法:
  1、判决书第2页法院审理认定事实部分:“后原告多次向被告丁铭钰催要该款项”。这部分的认定是完全没有依据的,本人和冯伟之间从来就没过借款,这笔钱是地地道道名副其实的股权转款,冯伟也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要我还这10万元,因为他自己也很清楚这10万元根本就不是借款。他提交的唯一一条催款信息,就是为了这次虚假诉讼自己设计的,他将这条信息发给我之后就立即提起了诉讼,而且还删除了本人当时立刻回复的是股本金不是借款的信息,这表明冯伟做贼心虚,故意设圈套坑害本人,以其虚假信息作为虚假证据向法院提起虚假诉讼,而向利法官竟然支持了冯伟的请求,这究竟是依法判决还是以“合法”的名义帮冯伟追索非分之财?
  2、判决书第6页“本院认为”部分:“原告仅提供银行凭证证明双方存在民间借贷之法律关系,案件借贷事实虽无法得到完全证明,但已经达到了上述法律规定的证明或推定标准......被告抗辩是股权转让,并表示当庭提交微信聊天记录、会议纪要、证人证言等证据予以佐证......在多次的公司股东会议决议中均未涉及原告与被告之间的股权转让事实,被告并未提供证明原被告股权转让的有效证据;同时被告提交的上述证据均为间接证据,不能足以证明被告的上诉抗辩意见,综上本院对被告的抗辩理由不予采信”。判决书为证明冯伟向我付的10万元是借款,列出一串由我提供的事实和证据后,轻描淡写地表明“被告的抗辩理由不予采信”。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冯伟仅凭一张银行转账凭证就证明冯伟和我之间存在借贷关系,这是哪门子道理?本人提交的微信记录足以证明冯伟和本人聊的是股权股份事宜,会议纪要也说明了冯伟未如期认购的5%由本人收回,还有两位证人也出庭证实本人和冯伟存在股权转让的事实——冯伟一开始认购10%股权转让款为20万元,但后来仅仅支付了10万元,所以占股5%,另外5%由本人收回,并且形成了会议纪要,这种铁一般的事实,向利法官竟然不认,作为当事人的我还能怎样?另外,2018年10月11日的股东会议纪要,提到的被上诉人实际投入11万元,其中10万元就是该5%的股权转让款,证人也证实了这一点。在庭审中,冯伟还说不出来这投资的11万元究竟是一次性投的,还是分几次投的以及分别是什么时候投的、每次投了多少?这些冯伟都答不上来,这也表明冯伟转账的10万就是向我本人支付的股权转让款;表明我和冯伟之间存在股权转让行为;表明冯伟是虚假诉讼。理应居中裁判的法官向利,从事实的认定,到证据的采信;从程序的运用,到诉求的满足,都明显偏向于冯伟:我说的是铁打的事实,向利却不认定我说的是事实;冯伟就提交了一张银行转账凭证就认定为硬核如铁的证据,我提交了自己和公司开会的一系列证据就都不是证据;对冯伟的请求哪怕不合理也予以满足,对我的请求哪怕合理也予以拒绝......由此表明向利在审理本案中身子站歪、屁股坐歪,办的是“关系案”、“了难案”,作出的是罔顾事实和法律的枉法判决!尤其可恨的是,在法院审判结果下来后,在事先没有任何沟通的情况下,故意选择在春节且又是疫情期间对我夫妻二人所有账户进行冻结,导致我们一家人整个春节都无法正常生活。尽管我一再提出已经向中院递交了申诉状,但他们仍然不予采纳,我被迫无奈交清了所有款项,最后在法院领导的干预下才得以解冻。
  在二审维持原判的情况下,我背着冤情进行再审申请。让我感到欣慰的是,长沙市中院受理了我的再审申请,这让我相信正义会迟到,但不会缺席。事实上,一级法院有一级法院的素质和专业水平,长沙中院既然受理了我的再审申请,就一定是洞察到了原审判决书中的瑕疵;就意味着有纠错的意识和愿望;就给了我正义归位权益回归的希望。中央高层强调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我相信长沙中院的再审法官在这起民事案件中会充分体现自己的职业素养和专业水平,作出一份字里行间闪耀着人性光辉、经得起时间和法律检验的公正判决来,我含笑期待着!
  投诉人:丁铭钰
  联系方式:13908458841

寄语天心区法院向利:司法审判可不能“向利”!
  当文字组合成人的姓名时,常常寄托着人的祈求和希望。姓名不仅代表一个人的符号,还有更深刻的寓意,人一生有个靓丽而吉利的名字,不仅会让别人印象深刻,而且关系到一生的事业和人际关系。因此,许多做父母的为了给子女取个好名,总会挖空心思、搜索枯肠,有的还会广征博采求高人雅士赐名。“向利”这个名字好听好记,猜想向利的父母当初为其“向”姓配个“利”字,寄托的是父母对向利一辈子有福有利、衣食不愁的良好愿望。不过,姓名有心理暗示作用——它往往会不知不觉地影响一个人的思维和行为方式,当这种心理暗示作用被过度强化时,其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就会发生或好或坏的改变。我不敢妄断向利法官是否因自己的姓名产生了“向利”、逐利的心理暗示,但就向利法官对丁铭钰和冯伟之间的民事案的审判过程来看,我似乎触摸到了向利法官利用手中掌握的审判权“向利”、逐利的心态。
  实话实说,我惊诧于一起标的为区区10万元的小小民事案,竟然会判得如此“乌龙”!向利法官在审理本案的过程中,其偏袒性过于明显,毫无司法公正可言。请问向利法官:仅仅凭着冯伟出具的一张银行转账记录,就能断定冯伟的10万元是借款吗?难道入股海邦公司的股金就不能通过银行转账?冯伟出具的也就一个证据,而丁铭钰向你提交了一系列的证据,你为何不予采信?有什么理由认定丁铭钰的证据就不是证据?
  案子接触多了,我发现法官要弄出一个枉法判决,无论其手段如何高明,都无法做到无懈可击;都经不起事实和法律的检验;都经不起公平正义这把尺子的丈量。换句话说,法官要办“关系案”、“利益案”、“了难案”,不可避免地要在事实的认定上、证据的采信上、程序的运用上、请求的满足上以及判决书的措辞表述上,或明或暗地向一方倾斜。以证据的采信为例,法官要帮你,虚假证据也可当做真实铁证采信,而法官刻意打压的一方,证据再多再硬法官也不予采信,“让我感到气愤的是,向利法官将冯伟的一个无法证明是借款还是股金的孤证作为关键证据采信,我提交的证据链条却被向利视若无物,这哪是法官的公正审判,简直就是赤裸裸地帮冯伟了难!”丁铭钰说,他活了四十几个春秋打的第一场官司,就让他感到司法领域的问题太多太严重了!
  绝大多数的枉法裁判,都与一个“利”字有关。当法官将审判权当做一种谋利手段时,司法公正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向利——当这个这个名字和一起枉法判决联系在一起时,审判权就成了向利法官“向利”、逐利的手段。或许向利会说:这起案件即便判得不够公正,我也没有获得利益,只是帮朋友的忙而已。这话,我不信,丁铭钰不信,只怕向利自己都不信!向利冒着风险帮冯伟的忙,冯伟胜诉拿到了10万元钱后会一毛不拔、“过河拆桥”?
  法律是神圣的,作为执掌法律的法官,理应敬畏法律、尊崇法律、信仰法律。将审判权作为徇私谋利手段,是对法律的亵渎和对司法公正的践踏。寄语天心区法院向利法官:执掌司法审判权的法官不能也不应“向利”、逐利,否则,你的前程不是坦途,而是悬崖与绝壁!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湖南军粮http://bbs.e0734.com/data/attachment/common/cf/103300rv783kicl3lvjiii.jpghttp://bbs.e0734.com/data/attachment/common/cf/150722uwsu6t6uubd0fpvn.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衡阳论坛 ( 湘ICP备12011513号-1 )

GMT+8, 2020-7-3 06:41 , Processed in 0.16960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扫描下载新衡阳APP

关闭下载论坛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