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美食 减肥 投诉
楼主: 刘叔

人生路上,感恩有你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 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鸡窝山人 发表于 2019-11-1 21:27
有句名言叫做:如果一个人想成功,全世界都会来帮你。刘叔能有今天,的确是很多好人帮助的结果。您能在艰 ...


      薛老师的人品、学识、建树等等,如果网友有兴趣,可上百度搜索。
      我补充两件事,68年,他听说我母親、弟弟下放在原籍生活很困难,他要了地址,直接寄了100元给我妈。相当于我那年月三个月的工资。93年,我在北京跑“外汇抵押人民币贷款”,星期天去了他在建國门外的住家,家里的陈设比不上我现在的档次,你绝对想不到他曾是駐肯尼亚大使。如今,他是外交学识、理论方面的研究帶头人。
湖南军粮http://bbs.e0734.com/data/attachment/common/cf/103300rv783kicl3lvjiii.jpghttp://bbs.e0734.com/data/attachment/common/cf/150722uwsu6t6uubd0fpvn.jpg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5,刘庆骅先生
          刘庆骅先生不只是我的恩人,他是全体衡钢人的恩人。遗憾的是,而今抱着金饭碗的衡钢人,没有人知道他。
          我不能忘记他!我介绍了他以后,也希望衡钢人记住他。
          1979年,老厂長楊春林让贤,向市委举荐,殷文忠当了厂長。老殷毕业于北京钢铁学院,是冶金专家(现在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治厂,老殷设计了“衡钢发展三步曲”的兰图。第一步,必须自己炼钢!调坯轧材,衡钢永无出头之日。他有一个浅显的比喻:犹如开歺館,你必须得炒小锅菜,顾客点什么你就能炒什么!衡钢做不到,因为你没有顾客需要的原材料:特殊钢种。涟钢湘钢看不起这种小订单,所以必须自己炼钢!随单下料。
          从此,他撂下所有事务,潜心跑炼钢项目,在省计委、经委频繁穿梭,见人就磕头。批项目是带资金的,谁有能耐批到钱?!别说大项目,一个小技革也分钱难倒英雄汉呀!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遇到贵人啦!刘庆骅先生主动搭讪:何妨改变思路,转換身份眼聙向外?
          刘庆骅先生是省政府在香港注册的三湘公司总经理,三湘公司具有外资企业的资质,俗称假洋鬼子。几经商榷,一个攺变衡钢前途的策划出炉了:衡钢与三湘合资,华丽转身为中外合资企业,不说享受两免三减半的所得税优惠(企业所得税前两年全免后三年半免),关键是可以自主立项(无须省计委批准),可以自行境外融资、还按注册资金额度享受进口设备免税待遇。经过半年多的折腾,为规避省外经委的审批权限(1000万美元以下)三个998万美元的中外合资企业同时设立!嗬嗬,衡钢如蛟龙入海、鲲鹏展翅,徹底解放了,本人正是中外合资办主任,执行完合资事宜,旋即完成了2450万美元的国际银团贷款,这也搭帮刘庆骅先生,是他引荐而且担保的!
          三湘公司一项风险投资失败了,刘庆骅先生主动承担过失,提前退休了。老殷不便親自出面,委托我多次登门拜访探望。每每提及当年,庆骅先生热泪盈框:老殷不易呀,不易!
          您也不易呀,庆骅先生!感谢您成全了衡钢!衡钢人应该永遠感恩于您!

点评

那些不为人知的往事。精彩~!  发表于 2019-11-3 08:57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鸡窝山人 发表于 2019-11-1 21:27
有句名言叫做:如果一个人想成功,全世界都会来帮你。刘叔能有今天,的确是很多好人帮助的结果。您能在艰 ...



     列宁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所以我认为,应该记仇,但不要报仇!仇仇相因何时了?!
     你说衡钢那个纪检干事,三次立案,非要将我送进牢房,做人咋这么恶毒!
     我没有忘记他,但我早巳放过他,这类人心理都黑暗,不值得计较!
 楼主| 发表于 2019-11-8 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衡阳呆了几天,穿街过巷,走了些熟悉的地方,总的感觉,衡阳有点落后于时代,引擎乏力、税源贫瘠,观念陈旧,尤其是以人为本的观念,管理即是服务的观念,有些攺进但成效甚微,缺少点齐划桨共奋進的氛围。
     最大的感慨是,而今交通出行太方便了,古人惊叹:朝辞白帝彩云间,暮到江陵一日还!现如今,千里之遥,朝发夕至,各种交通工具,频繁交替使用,根本走不了几步。从衡阳回長沙,高铁35分钟(株州未停),直接下地铁,40分钟到家门口。交通方便了,全国变成一个小村子。
      继续唠《感恩》的话题吧,前文提到老厂長杨春林让贤,就说说这位杨厂長吧。

      6,杨春林厂長
           杨春林厂長本是冶金厂的某車间主任,空降到衡钢任厂長。我和杨厂長交集很少,但他的一句话,攺变了我的人生。
           工会主席阳家忠,力排众议,调我这黑五类子弟到工会代干,这是73年,78年恢复高考,又调我去子弟学校救场。79年夏天送走那届毕业生,正想利用暑假拾掇下家务事,厂部通知,立马去涟钢参加“编志会议”。
           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决定,党的基本路线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变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想折腾了也不能折腾了!全面瘫痪的经济局面,国家计、经委全然不知底细,如何转变?需要摸底。于是有了要求國企、部省企和较大的地方國企修志,自己交一份答卷,交上面统筹决策。放暑假了,领导看我闲着,叫我去涟钢开会,顺势就把这好事摊到我头上!把我40天暑假也撘进去了,有苦难言!
           十一届三中全全吹响了攺革开放的号角,企业从计划经济的樊篱中解脱出来,需要关注的不仅仅是产量、吨位,更要注重效益。至于修志之类的小儿科,那是应景的活,顺手派个活人搁那儿弄就行,弄好了完成任务,没弄好唯他是问!
           这件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揪心事儿,就摊到我这倒霉蛋身上了。
           历经一年,我交出了《衡钢厂志(第一巻)》。我做事有股认真劲,完全是按志书体例编撰的(后人续写的二卷、三卷,只能称之为资料汇编)。一年的埋头故纸堆,翻遍了二十年间的本厂资料和衡阳日报,制作了400多张摘录卡片,个中甘苦,唯有自知。
           在党政领导的审查会上,一读通过!
           事儿完了,工会主席阳家忠提出,刘可男该还给工会了。
           杨厂長一棰定音:我看这小伙子写东西还可以,就留在厂办给毛主任帮帮忙吧。
           于是我就留在厂办了,什么名份都没有,就叫“帮帮忙”。
           孰料这一帮忙,就成就了后来的司法办、中外合资办、股改办、改制办主任,参与了衡钢从地方国企到中外合资企业到上市公司的全过程操作。当然,我仅仅是个执行者。
           杨厂長辞世好多年了,他一句话成就了我,我也回报了衡钢。
           谢谢杨春林厂長!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0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7,殷文忠厂長
           老厂長杨春林一句话,我就留在厂办“帮帮忙”了,但不久,杨厂長让贤,推荐殷文忠当了厂長,我就在殷文忠手下给毛主任“帮帮忙”。这是79年,嗣后将近20年,我从帮忙到管事,协助殷厂長完成了衡钢图存、发展的全过程。说来话長。

           一个偶然的机会,殷厂長发现我是个可塑之材:79年底,按惯例要召开全厂聀工代表大会,厂长要作报告。不巧,衡钢的笔杆子毛主任病了,无奈之下,厂长让我试试,找了历年的报告样本给我参考。我翻阅了一下,都是一个模式:开头,国际国内形式一片大好,结尾,未来形势会越来越好,叙事部分反而单薄。我不喜欢这种穿靴戴帽的文风,仗着“帮忙”的身份,按自己的理解和文字风格,彻底革新:一,过去一年的成效和问题。二,来年的工作和安排。最后一句:请职工代表审议。现场效果特好,过去一个半小时的报告,这回40分钟就解决了,职工代表滿意,厂長更滿意。
           于是,第二年年初的干部任免名单上(职工戏称《封神榜》),赫然显示:厂办副主任:刘可男。
           帮忙成了帮腔,帮办,帮管、帮执行。
           厂办副主任可能是企业最窩囊的差事,他就是不管部部長、消防员、堵枪眼的角儿!我戏称这工作是掃屋抹档喂猪打狗!越干越心烦!
           机会来了,83年,國家计经委提出依法治厂决策,规模国企都要求设立司法办。我毛遂自荐,要求挑起这付担子。因为此前我已由刘琼律师推荐,被市司法局聘任为兼职律师(为配合严打,需要形式上的辯护律师,本人也为此报读了《中华全国律师函授中心》),殷厂長坚决不同意,说司法办他自有安排。我倔勁来了:你不同意我就回車间干酸洗!厂長无奈,给我两个人,挂起了衡钢司法办的招牌(令他惊喜的是,司法办居然追回计划经济时代的陈年滥帳5000多万元,以至司法办升格为司法处,人员最多时达30多人,有六名资质律师)。
           几年下来,司法处成了全厂仅低于销售处的提成奖部门,好多年青人争着学法律、考资质。
           89年,老殷潜心奔走他的“三步曲”,把我调回担任中外合资办主任兼司法处处長。
           正是89年春夏之交,学潮升级为动乱的國运危机时刻,我们忧心忡忡地奔忙着后果难料的衡钢前景。省政府大门都被学生封堵,汽車不能行驶,我们一行四人每天都从湖南宾舘步行,从省府后门文艺路出入。

           阴霾终于过去,92年10月,衡钢华丽转身为中外合资企业(详情参见《刘庆骅先生》)。
           93年7月,周振志等同学推荐我担任了农工民主党衡阳市委专职副主委兼秘书長,《衡阳日报》已作了报导,因为这个职位是市人大的当然代表,而且是体制内的副处级。在衡钢工作了将近三十年,我可以不辞而别但不能不辞而别,向厂長提交辞呈,前后五份,每份辞呈侧重一个理由。厂長直到收到第五份辞呈才找我谈话:“小刘,打内心说,我想留住你,并不是你比谁都能干,而是这么些年,你随我一起熟悉了政府各部门作主的、管事的人,也熟悉了办事流程,换一个人我将从头帶领,这要费时误事的。这是我当厂長的对你挽留的深情实意。下面,我以朋友的身份奉劝你两句,就你这样的性格,也只有我这样的厂長能够容忍。你去政府工作,規则不少,你干不了两年,绝对要后悔。”我一时顿悟:“厂長,别说了,我留在衡钢跟你一起干!”(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1 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续昨)老殷以厂長身份跟我谈的一席话,诸如工作断档、后继难为之类,与我个人有什么关联?二十多年,我从工人到代干代教到转干,都是靠自已的勤奋和忠诚,衡钢在发展,但留给我的发展空展所剩无多了,因为我是非党群众,跳起撒尿也只三尺高。为什么不換个活法?何况党派专职秘书長,属体制内的副处级,工资也令人羡慕,更重要的是,我有大把的时间从事兼职律师业务,钱多扎手吗?所以,殷厂長挽留是诚挚的,但于我,感觉有几分虚幻。无论他怎么说,我没往心里去。但他最后指出我的性格不宜从政,此话点醒了我,令我骤然警觉!性格太耿直,如何在机关周旋?没有直性子的生存土壤,任我如何施展手脚,都会枯竭。真诚的点拨,我心悦诚服地留在衡钢。没准这正是老殷救了我一把,谢谢!
      ( 秘书長可以不当、高工资可以不要、闲差事可以不揽,但已经见报的党派负责人并当然的人大代表,已经无法更改了。于是我成为了一个有份无名的人大代表,并且在陈伯槐主任首创的司法评议中,把公检法炸了个遍体鳞伤!)
       就在我再而三的请辞中,厂党委办正在省府办理自费组团出國考察的事宜,据说需要三、四个月时间的考察鉴定。在老殷和我的谈话结束不乆,忽然通知我去某照相舘拍标准的护照相片,我是赴美国考察的成员之一。后来我问殷厂長:我都在由着性子闹调离,你咋还给我办护照,殷厂長深情地说:你走,也让你去美國一趟,衡钢人不会忘记作过贡献的朋友!
       衡钢有今天,殷厂長是功不可没的。但他“厚企业、薄员工”的办厂方略,给老一輩衡钢人留下苦果,也是不容置疑的,好在他也没有自肥。是他梱绑一代衡钢人,发扬“穷棒子”精神,打造了今天衡阳的巨无霸!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3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8,廖子中
          廖子中是省工商局主管外资企业登记注册的副局長。
          96年底,国家经贸委、外资委、海关总署等联合行文:自97年1月1日起,中外合资企业享有的优惠政策全部取消,中外合资企业与國企,民企享受同等国民待遇,平等竞争。
         老殷知道这日子早晚会到,因为他深知借着这张皮衡钢获得了丰厚的收益,这种政策性餡饼不会维持太久,但没料想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他盘点了一下家当,衡钢极需再进口一台探伤仪,虽然已经有了两台,但故障返修(送回美國)或其他因素有可能全面停摆,造成出口订单违约,那损失大了。但享受中外合资企业零关税進口设备的额度巳经罄尽,一台採伤仪约50万美元,国企进口设备的关税率是290%,以国企资质进口显然承受不了也太不合祘,唯一的办法是赶在年前再注冊一家中外合资企业。衡钢的资产中,属于国有的仅剩下50車间了。拿它去合资免税進口一台探伤仪足够。
         星期天,老殷通知赶紧去他办公室,已经有孫副总和出口部经理殷世清在座(殷世清如今是衡钢副总,当年大家简称他为殷部,戏称阴部)。殷厂長分析了上述情况的必要牲、紧迫性,强调有必要去努力一把,合资外方三湘公司的工作已经做好,刘庆骅先生应允全力配合。厂長狡黠地笑说:“办这事可男是专家,他会有办法的,孙副厂長带队,必要时先斩后奏,小殷协同。弄好了我再请你们吃大闸蠏!”大家又想起了老殷在深圳请我们吃大闸蠏的往事。话是轻松一句,可剩下的时间撩头去尾只有四天,32小时!
         上路了,我和孫副总、阴部一行三人,配备一辆奔驰。手里只有50車间的國资注册资料。
         当天下午,就在三湘公司备齐了合资登记的必备资料,笫二天跑省计委省经委外资处,都是老熟人,我准备的材料都是规范齐备的,顺利签发。
         第三天,在省工商局外资处,副处長孔凡哲格外关照,忙上忙下,甚至连营业执照都提前打印好了,只等主管副局長廖子中签发。
         麻烦来了,廖副局長在外地开会!我们没条件等呀,赶赴外地,从会场把廖副局長请了出来,此前,殷厂長已经跟他电话汇报了情况,廖副局長无奈地摇头:“你们衡钢人呀,真是滴水不漏!我什么资料都来不及审查,小刘我知道你内行,行吧,我把烏纱帽掖在褲腰带上,帮你签了吧。”
         衡钢第四个合资企业成立了,又一台探伤仪成功免税進口。
         完事后,孙副总无不感慨,连连称道:奇跡奇跡!
         谢谢廖副局長成全衡钢!(传闻廖子中违了什么规,不清楚。)
         至于老殷许愿的大闸蠏,咱不好意思提,他也就赖了。


点评

刘叔真是个妙人儿~!一路走来顺风顺水~快意人生。。  发表于 2019-11-21 08:26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4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只顾埋头叙述,也没关注网友反应,今天回头瞄了一眼,顺便进门瞅瞅的倒也不少,但有兴趣点评一二的寥若晨星。估计这些自话自说的陈谷子烂芝麻,年代久遠,幌如隔世,没啥看头,接下来的殷文忠轰然倒塌、某副总抢位闹剧等等史料中的感恩情愫,也没太多爆料,涉及瘾私的事儿也不敢侵权。惟其如此,感恩话题就这样行不,请网友定夺。

点评

请继续。我还准备发给儿子看呢!  发表于 2021-1-15 19:48
哈哈,本网友觉得,断更不行~~还有二十多年没写出来  发表于 2019-11-21 08:30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5 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沉默是金。
    人不鸟我,我不鸟人。不嫌弃请去衡阳红网看《漫话体育》。
发表于 2019-11-16 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叔 发表于 2019-11-2 10:17
5,刘庆骅先生
          刘庆骅先生不只是我的恩人,他是全体衡钢人的恩人。遗憾的是,而今抱着 ...

做事的人经常犯错,不做事的人也没有过错。作为领导的水平就在这里,敢于用做事的人。
发表于 2019-11-16 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叔 发表于 2019-11-8 11:20
在衡阳呆了几天,穿街过巷,走了些熟悉的地方,总的感觉,衡阳有点落后于时代,引擎乏力、税源贫瘠 ...

天生我才必有用。感谢李白吧
发表于 2019-11-16 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叔 发表于 2019-11-11 09:49
(续昨)老殷以厂長身份跟我谈的一席话,诸如工作断档、后继难为之类,与我个人有什么关联?二十多 ...

现在衡钢人大都是年薪制了,一年十几万收入呢?

点评

那两字咋隐蔽了?  发表于 2019-11-17 09:03
***、老总年薪百万。  发表于 2019-11-17 09:00
发表于 2019-11-16 23:28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叔 发表于 2019-11-13 11:18
8,廖子中
          廖子中是省工商局主管外资企业登记注册的副局長。
          96年底,国家 ...

典型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样的变通也是无奈之举。遥想当年,国企的机制僵化,不是人不争气,而是制度的限制。
发表于 2019-11-16 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叔 发表于 2019-11-14 09:10
只顾埋头叙述,也没关注网友反应,今天回头瞄了一眼,顺便进门瞅瞅的倒也不少,但有兴趣点评一二的 ...

这些好故事,我肯定要看的。只是最近太忙。您不要受外界干扰,不管别人留言与否,您都是这样讲述的。我写文章从来不考虑别人怎么看,只是把自己要说的话说出来就行了。

点评

领导说话,都是提纲挈领,布置任务,无须回应。  发表于 2019-11-17 08:58
发表于 2019-11-21 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叔 发表于 2019-11-15 08:51
沉默是金。
    人不鸟我,我不鸟人。不嫌弃请去衡阳红网看《漫话体育》。

请问刘叔您在红网的网名是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衡阳论坛 (ICP网站备案号: 湘ICP备12011513号-1 )

GMT+8, 2021-3-1 15:52 , Processed in 0.16638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扫描下载新衡阳APP

关闭下载论坛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