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美食 减肥 投诉
查看: 539745|回复: 50

人生路上,感恩有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28 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刘叔 于 2019-10-28 10:11 编辑


      回眸人生,感慨良多!一路走来,荆棘丛生,坎坷跋涉,举步维艰。所幸人生路上,总有贵人相助,总有阳光陪伴!何妨以此为题,为有恩于我的人,摁下快门,立此存照!
      先捋捋思路。
湖南军粮http://bbs.e0734.com/data/attachment/common/cf/103300rv783kicl3lvjiii.jpghttp://bbs.e0734.com/data/attachment/common/cf/150722uwsu6t6uubd0fpvn.jpg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9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正在犹疑,这个题材该如何把握?如果局限在感恩的定格上,纵然也能写出好些篇,但那些在我的人生拐点上有恩于我的人,已经在其他篇章聊过了,不宜重复。倒不如干脆扩大范围,有恩有缘一锅烩,来段信天游,诚如鸡头要求的:小题材,小人物、小故事。
     总想着要在“衡阳人自己的精神家園里”当个好園丁,甚至奢望评个劳动模笵什么的,没成想这陣子那鸡头总跟我过不去,跟我抬杠,气的我直想撂挑子: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气话归气话,其实我很念旧,念李君念农人念简单念网友包括鸡婆!
     今早打开网页,吓我一跳:正文还没上呢,点击率已逼近2000!一股暖流涌遍全身:我念网友,网友也不弃我呀!
     就在鸡窩里混吧,至于鸡头,我迟早会收拾他!

     立馬上感恩篇。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9 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1,陈泽贵
           陈泽贵是我在田坪小学的同学,我和黄泰然是同桌,跟陈泽贵是同路:我上学途经他家,他总候着我然后一路同行,两人同行不怕狗咬。
           土攺后,我家搬到杉山冲,这是佃农放置农肥的杂屋,单家独屋,门窗不全,冬天,在凛冽的寒风中摇摇欲墜。
           田坪的“吊脚楼主”十娃子,一直盯着我妈,我妈当年不到三十岁,每日里提心吊胆。
           门窗摇晃的屋子外,每晚都有躡手躡脚的蠕动声,睁着眼睛睡觉的日子長了,妈妈扛不住了,下决心逃离田坪,她告诉我,明早,我们去長沙找老爸的同事周晋堤伯伯,你今天依然去上学,装着没事人一样,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
           要离开田坪了,我忍不住告诉了我的同桌黄泰然和同路陈泽贵。黄出身不好陈出身佃农。
           1951年仲冬,凌晨三、四点钟,我媽领着我,七伯一担箩筐挑着五岁的妹妹和一岁的弟弟,冒死逃亡!为避开耳目,七伯尽揀山脊走。走到陈泽贵家对面的山梁上,我看见陈泽贵在家门口的雾霭中向我招手。我告诉妈妈,那是我同学在送我,我媽惊出一身冷汗。我坦然说:泽贵不会告密。泰然更不会!在我们幼小的心灵里,没有出身、成分的芥蒂,只有纯净的友情。
          过了将近二十年,我又有了回乡探親的机会(老爸被遣送回原籍了),每次我都要翻山越嶺去寻找陈泽贵(老家已修成田坪水庫了)看看他是不是没移民,找不到也打听不到,可能这輩子没指望了。
          陈泽贵同学,如果有来生,我们下輩子还做同学!

发表于 2019-10-29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叔 发表于 2019-10-29 11:39
1,陈泽贵
           陈泽贵是我在田坪小学的同学,我和黄泰然是同桌,跟陈泽贵是同路:我上学 ...

我最喜欢看的就是刘叔这些小故事,每一个都是那么生动、深情。这本来是一个长篇故事,又让您改为了中篇甚至短篇。也罢,您喜欢就好。
发表于 2019-10-29 23: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叔,黄泰然也没有告发你,下一篇是不是要写黄泰然。

点评

你是没上网还是根本不鸟我,黄泰然上网个把月了!  发表于 2019-10-30 08:44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0 0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鸡窝山人 发表于 2019-10-29 22:21
我最喜欢看的就是刘叔这些小故事,每一个都是那么生动、深情。这本来是一个长篇故事,又让您改为了中篇甚 ...


     我懂,莫谈国是。
     昨天我突发灵感,称你为鸡头,别怪我,这是有来历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吧,一部进口大片风靡大陸,叫《加里森敢死隊》,是由一群死囚犯去执行一件有去无回的任务,翻译把那为首的称为头,从此,我们衡钢人見领导都称头,私下谈话时把殷厂長也称殷头。
      你是总版,是咱论坛的头,这鸡头就顺口溜出来了。后来惊异:这不跟另一个鸡头撞脸了嗎?
      得罪得罪,实属无意。在此特别声明:各位网友,此鸡头非彼鸡头,切勿混淆!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0 08:38 | 显示全部楼层
青山小云 发表于 2019-10-29 23:08
刘叔,黄泰然也没有告发你,下一篇是不是要写黄泰然。



     小女子,这段时间我受尽欺凌,鸡头摁着我往水里塞,气都喘不过来了,没见你吱一声,昨日白竹先生上了画作,你立馬鼓掌。人哪,呵呵……今日看到你在我这儿也撂下一句指示,人哪,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0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2,七伯
          如果不是十娃子对我家构成的潜在危险太大,我妈也不会毅然决然地冒死逃亡,因为除了住房不好,其他生活条件在田坪这鸟不拉屎的穷乡僻壤,比谁家都好,只为有老爸每月寄回20元!田坪这地方,好多人一輩子没见过钱,更多的人一輩子没用过钱!原因是那里没有交易,基本上是以物换物,解放后多好年还这样,粮食自己种、布匹自己织,必须的盐、煤油之类,就拿鸡鸭蛋到供销社去換。所以,我们一家四口的生活其实还祘优裕。

         妈妈决计逃离田坪,一个女人领着三个孩子,我是老大才10岁,怎么逃?当然得请人送。谁敢担当?!这是个颇费思量的事情。亲戚间秘密策划了很长时间,最后确定七伯。
         七伯是我婶娘娘家的同族老兄,佃中农,农时干农活,农闲弹棉花,农副兼收,家境宽裕,他就是我在《难忘的人和事》里描述过的“黄家娈生姐妹”的父亲,为人忠厚,做事勤快。七伯母贤惠能干,她的为人、相貌总让我想起电视剧《渴望》里的刘慧芳。
         七伯勇敢地承担这项差事是需要勇气的,弄砸了后果不堪设想!不是我们母子平安与否的问题,而是一旦败露他要背负阶级路线不分的罪名,这会波及全家甚至儿孫的!他接受了,同情心战胜了恐惧。
         仲冬时节,半夜三更,我帮媽妈一起,杀了老母鸡,煮了腊肉,飽歺一顿,大有义无反顾之慨!
        七伯一担箩筐挑着我的弟弟妹妹,我和妈妈走路,没有行李,吃在嘴里穿在身上。
        田坪到青山桥十里,人们惯常走的路叫官道,其实也是山间小路。七伯说,尽管深更半夜这条路也不敢走,宁願绕山梁。于是我们一行摸黑在山脊上披荆斩棘,多走了四、五里绕过青山桥上了官道。
        断黑时,赶到了唐市。田坪到宁乡县,大约一百里,才走了一半。找了间客棧安顿下来。七伯撂下箩筐就去张罗晚歺。买了一厢水豆腐,一厢就是一板,4×4有16块,再买半斤肥肉做油,老板娘送了两根大蒜,嗬嗬,美美地搓了
一顿,累趴了,又美美地睡了一觉,有一种解放了的轻松感!
        第二天赶到宁乡县城还赶上去長沙的最后班車。一路风尘赶到長沙青石井周伯伯家,巳经华灯初上。冥冥中似有神灵相佑,我爸正好在長沙出差。见到象叫化子一样的一家四口,悲喜交集。
        天上巳飘起了雪花,老爸给我和妹妹买了护耳帽,就是解放軍冬天戴的那种棉帽,有两条护耳搭拉下来。軍帽是黄色或灰色的,民用是蓝色的。
        老爸为答谢七伯,硬要塞五块银元给他,七伯坚辞不受,他眼里闪着泪花,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慨。大概,好人做了善事,都有这种不图回报的磊落胸襟吧。
        七伯不畏时艰,冒着风险送我走出田坪,攺变了我,成全了我的人生轨迹,燃烧自己,照亮了别人!
        闯过了人妖颠倒的岁月,七伯寿终正寝。
        安息吧,七伯!您的大恩大德,没齿不忘!

发表于 2019-10-31 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喜欢您写的小说,无论是短篇、中篇还是长篇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3,追念我的同胞弟妹
          我有兄弟姐妹七人,而今就剩下我和两个最小的弟弟,中间四个都走了。这很平常,有啥好说的?我这人爱琢磨,平常事里我琢磨着就理解了这个人生哲理:个人的生死存亡、安乐忧患,都是由社会大环境决定的。我四个弟妹的人生诠释了这段高论,他们的离世都随附着时代的烙印。
          大妹刘静宜,两岁多的时候,在沅陵,日本飞机狂轰滥炸,妈妈牵着我和静宜向防空洞狂奔,一梭子弹扫过来,静宜倒在血泊中。现如今,祖国领空,碧蓝万里,谁敢冒犯!大弟,名字还没起,就叫毛佗,在彬州,患虐疾夭折。现如今,中国人屠呦呦团队研制的青蒿素,把非洲的虐原虫都扫荡一空!二弟刘可嘉,患儿童型肺结核,很寻常的病,但在59年那困难时期,没病都会饿死,可嘉难逃厄运。现如今,不折腾了(不折腾是胡锦涛主席提出的: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咱湖南老乡袁师傅开发的杂交水稻,亩产超吨,撑死大肚皮!
        我大妹能活到70来岁,也堪称奇绩:40多岁患尿毒症,要在攺革开放之前,她死定了。可在八十年代,居然有条件找到活肾源,遇到好专家,赶上先进设备,还有大病补肋,她多活了20多年。
        您说,我琢磨得有道理嗎?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芳草地 发表于 2019-10-31 08:44
很喜欢您写的小说,无论是短篇、中篇还是长篇

  
    芳书记呀,我写的不是小说呀,小说是创作的,是添油加醋的。我记叙的是人生实录,有取舍但决无编造。
    谢谢芳书记光顾寒舍。

点评

越短越难创作  发表于 2019-11-1 08:33
现在不同了,许多小小说就是几句话,没那么多创作了。  发表于 2019-10-31 21:20
发表于 2019-11-1 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叔 发表于 2019-10-31 09:31
3,追念我的同胞弟妹
          我有兄弟姐妹七人,而今就剩下我和两个最小的弟弟,中间四个都走 ...

还是那句话,只有国家好,才有大家好。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鸡窝山人 发表于 2019-11-1 00:35
还是那句话,只有国家好,才有大家好。

  我想表达的,正是你总结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4,小善大德
          老祖宗留下一句话: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生活中小善大德的事情俯拾即是,有些小善事甚至能启发你的智慧,修正你的見解,端正你的三覌甚至攺变你的人生。
          原先,我总认为北京人很友善,上海人有点欺外,这是从问路中得出的印象:在北京问路,无论男女老少,都会耐心地指点比划,感觉不详尽,还要追上你再細说一遍。但上海人没那么耐烦,而且阿拉阿拉的方言也让你云里雾里。所以我总感觉上海人有几分坐大欺外的性格。一件小事颠覆了我的固有印象:那是我从上海回衡,在上海办事处乘出租車去火車站。到站下車,里程表显示,收费28元。司机说:刚才我绕道了,因为我去时看到那条道上有事故堵車了,怕耽误你的旅行,我选择绕道,您支付24元就够了。这件小事,完全改变了我对上海人的看法。难怪有人说:的士是城市的名片!一个小细节,成就了一帧大視野!细节决定成败,此言经典。
         说自己生活中仰赖小善大德的事吧。51年随老爸调动从零陵转来衡阳,老爸在百货供应站任计划课长,调衡阳后责任越来越重了,因为衡阳百货站辖管零陵、郴州地区。解放之初,一条毛巾一块肥皂都是计划供应的,必须兼顾各地,不可厚此薄彼,当然更不敢从中漁利!老爸谨小慎微,競競业业。
         在衡阳一直都上临时户口,为期六个月,续期多了,人民路派出所的警官阿姨悄悄地问老爸:“刘同志是不是家庭关系不好?怎么总上临时户口?”老爸说:“不是不是,内人带孩子出来,忘记办路条,我这陣子又脱不了身,临时就临时吧。”警官阿姨说:“难为你了,干脆上正式户口吧,省得来回跑。”嗬,就这么着在衡阳落户了!警官阿姨怎料想到,她的小善会成就大德——攺变我的人生!
         59年,在同学的鼓励和帮助下,我撂下板車去参加统考,黑五类子弟的政治条件没改变,我选择了看硬实力的湖南体育学院予科。其实我的硬实力也只是善跑,但不善投,手臂力量差。手榴弹掷遠37米及格我肯定不行。急难遇贵人,主考老师正是市二中体育老师何德培,他熟知我的处境,很同情这个曾经的学霸。何老师一扯皮尺,高声报出:三十七米!我混进了湖南体院。何老师辞世很多年了,谢谢何老师,聊以告慰的是,我没给您丢脸。
         59年至61年称为三年困难时期,上面说是天灾,刘少奇回宁乡调查后,结论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禍。咱百姓不明就里,就是熬。第二学年刚开学,我们就下放到了湘阴县杨林寨农场,粮食定量从45斤减到29斤,女同学27斤。苦不堪言,有点门路的都逃跑了,留下苦熬的都是没退路,回去也是累赘!
         我有一绝活,捞鱼摸虾抓泥鳅黄鳝,一位大爷送了我半盒火柴,真是救命恩人啊!要知道每户每月才有一盒火柴的定量。有了火柴,我就能抓些茅草点燃吃烧烤了,但没盐,那味道!哼哼!但我记得这位大爷,小善大德呀!
         体院要解散了,谌杏村老师送我一支古董级的吸水钢笔,鼓励我学习写作。这么多年过来,我一直遵循谌老师的厚望,看名著,练笔力。作家梦没实现,但表达也还算流畅吧,在这坛子里也祘得上一个坐家,嗬嗬!谢谢谌老师!没有您的鼓励,我可能就沉淪下去了,坐家都够不着!小善大德,永志不忘。
         后来遇见的曹户籍,衡钢工会主席阳家忠等更是我人生路上的牵引長者,永生难忘。
         还有一个邂逅相遇的恩人,是他的激励,支撑了我大半輩子的奋争。
         他叫薛谋洪,建國后,北大哲学系第一位也是仅有的一位毕业生,兼修國际法和东方史。毕业后分配在外交部工作。朝鲜战争三年停战谈判,他是中朝代表团团長南日将軍的国际法顾问兼翻译。1960年,因思想右倾,下放到衡
阳锻炼。衡阳安排他住在政协大楼三楼,分配他撰写《衡阳市志》的历史部分。认识他是在中苏友协举办的俄语夜校里,杨老师病了请他代课。他对我这位从不缺课但经常迟到且汗渍斑斑的年青人关注很久了,终于找机会把我“请”到了他的住处。促膝交谈,他欣赏我的一点是,在那样政治经济艰困的条件下,不甘堕落,还想着学外语考大学!
         那年月啥都凭票,他享受特供,肉票鱼票糖票,应有尽有,他总是做好吃的邀我去他家,端着脑袋欣赏我饕餮!他说,看我那样美滋滋地大碗吃饭,感觉自己也年青了。
         63年,他回北京了,给我留下一封長長的五言诗,原稿被红卫兵烧了,我还记得前面的四句:滔滔湘江水,拳拳别离心,君为前途虑,我以伯乐居。
         薛老师的深情厚望,支撑我走过大半輩子的奇葩人生。谢谢薛老师,醍醐灌顶,促我砥呖前行。


发表于 2019-11-1 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叔 发表于 2019-11-1 13:55
4,小善大德
          老祖宗留下一句话: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生活中小善大德的事情 ...

有句名言叫做:如果一个人想成功,全世界都会来帮你。刘叔能有今天,的确是很多好人帮助的结果。您能在艰难困苦中记住这些好心人,也是非常不错的。学会感恩就不会记仇,不记仇就豁达,豁达者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衡阳论坛 (ICP网站备案号: 湘ICP备12011513号-1 )

GMT+8, 2021-2-26 04:05 , Processed in 0.26600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扫描下载新衡阳APP

关闭下载论坛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