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美食 减肥 投诉
楼主: 刘叔

难以忘怀的那些人那些事(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20 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盥洗池边踮脚站立,一直踮到衡阳脚都抽筋了。”这句话。。。哈哈哈。。。

点评

夸张,是吧?绝非杜撰。因为地上躺着人,你把脚板伸平,就会扦到人家屁股底下。  发表于 2019-9-21 07:54
湖南军粮http://bbs.e0734.com/data/attachment/common/cf/103300rv783kicl3lvjiii.jpghttp://bbs.e0734.com/data/attachment/common/cf/150722uwsu6t6uubd0fpvn.jpg
 楼主| 发表于 2019-9-21 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19,文革杂忆(续)
            ●迷茫了一些日子,一批老工人自发地恢复生产。计划经济,没什么订单合同,按计委的计划指标干就行。三班倒人手不够,就凑成一个班,車间里又有了点零零落落的机器声。我是带有尾巴的可以团结的对象,不敢怠慢,赶紧回厂上班。晚上就扎堆玩朴克争上游,谁输了脸上贴张白紙条。这形势往后会如何发展,谁也不去想,想也没用。
            ●刘春桃。工段長,党员、退伍軍人。老实巴交的大好人,啥组织也没参加。带头恢复生产。那天上班,一点零星活干完了,他躺在行車的登車平台上迷糊。上行車有条薄钢板焊制的楼梯,顶端有个1。5米见方的平台,是行車工上下的踏步,垂直距水泥地面约三米。車间安静了,他睡着了。下班了,人们发现他躺在水泥地上,口鼻流血,已经没气了!唉,好人命不長。他可能是文革中,衡钢非正常死亡的第一人。我永远记得刘段長那见人一脸笑的模样。
            ●文革初始阶段,矛头指向阶级敌人:黑五类(地富反坏右),(坏就是坏分子,这是个口袋罪名,反正不顺眼的都往里面装)。还有21种人,国民党軍警宪之类。掛牌游街戴高帽批斗然后遣送原籍。阶级敌人粛清以后,就是破四旧立四新,越是国宝越要砸、越有历史越要毁!谁都不敢吱声,这是上面支持的!那年月毁了多少宝贝,有些甚至堪称世界之最。颐和园那高耸的石壁上,数以万计的小菩薩雕象一个也没剩下,有的毁了大多被红卫兵偷了。北京等文化古城的牌楼、扁额砸了个稀巴烂……
            ●接下来。就开始批斗走资派。那陣式,逮谁批谁,党内的政府的学校的工厂的,县里的市里的省里的中央各部的,几乎没一个好人。好象解放这十多年,全是坏人当道!
            ●整个国家机器乱作一团!打砸抢成风。但令人惊异的是,所有打砸抢都是顶着造反派或红卫兵的旗号进行的,公报私仇有之,乘机泄愤有之,乘火打劫有之,但没有哪个梁上君子敢单独行窃。蝥贼们也被镇住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9-22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19,文革杂忆(续)
           ●从68年开始,衡钢的生产基本熄火,后来随着邓小平几上几下,生产也几長几消,实际上,那也不是在搞生产,还是在玩政治。有关生产方面的回忆,虽说也有故事,但祘不上主旋律,搁下不提。
           ●郭弟文
             郭弟文是58年建厂时从农村招来的小伙子,我们合同工把这批建厂元勋统称老兜,老兜们就把我们合同工称作活太公,因为合同工都有点文化,甚至还有几个大学肄业生,思想活络,干活也有点耍滑头。
             郭弟文穷呀,从农村来到这“大”城市,他眼花撩乱,但又实难溶入。当年时兴交谊舞,在体育场(现岳屏休闲广场)自发聚会,男男女女一顿乱跳。他很受剌激,跃跃欲试,在寝室里穷学苦练,差不多了,准备出击,想去抱抱城里的花姑娘。问题来了,一件象样的衣服都没有!有一件厂里发的雨衣,但背上印着“抗雨施工”四个大字。他媽的这都是副厂長刘介雅干的糗事,这家伙出身不好尽出歪点子。哼,老子有办法,翻过来穿!翻过来是胶,油漆墨黑还有股味道,管它,老子就在黑暗的角落里守株待兔!他勇敢地去了,肯定是偶尔逮到过兔子,否则不会乐此不疲。
            文革来了,乱世出英雄啊!郭弟文感觉这应该是个机会,史无前例嘛,千載难逢!
            不知什么组织,发给他一条三八大盖(長枪),领着他冲锋陷陣。在一次不知名的战斗中,弟兄们嗚呀嗚呀往前冲,象义和团一样。突然,“啾”的一声,郭弟文天灵盖没了,仰天倒下,再也没起来。
            还有个叫刘洪的合同工,拎条枪躲在一牆角落里,被红旗軍(转退军人组织)狙击手一枪命中,殁了。
            没记错的话,衡钢人为文革仅奉献两条命吧,一个老兜,一个活太公。
            郭弟文其实很优秀,61年衡钢下馬,2200多人裁员仅留下451人,也祘大浪淘沙啊,郭弟文能留下,总有留下的选项或理由吧,咋就这么冲动?!年轻的生命啊,往后还会有多少倒下?怒问苍天,这究竟为了啥???

发表于 2019-9-23 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哎,如果自己生活在那个年代,估计活不过一集
 楼主| 发表于 2019-9-23 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19,文革杂忆(续)
           ●一张油画,泄漏天机
             史无前例的运动,闹闹轰轰嗚呀嗚呀懵懵懂懂搞了一两年,走资派也揪了,应该恢复生产过正常日子了吧,孰料这只是开场锣鼓。但老百姓依然云里雾里。
             1968年7月,青年画家刘春华徒生灵感,创作油画《毛主席去安源》,原本也就想在主席的标准象之外,描绘些主席的生动形象:布衣長衫,手执油傘,青春洋溢,翩翩走来。画面很美,选题独特,就美术专业而言,确属上乘作品。但令他意外的是,做梦都没想到,他押中了文革的玄机。
             安源指安源路矿,即萍乡煤矿和株萍铁路的合称。1922年9月,刘少奇、李立三在这里策动了震惊中外的安源路矿大罢工,电影《燎原》艺术地反映了那些历史场面,《燎原》的主人公就是以刘少奇为原型的(《燎原》在文革后期被斥为大毒草)。我代课两年初三、高三历史,教科书上的现代史就是这样表述的,领导者中没有提到刘、李以外的谁谁谁。
             油画《毛主席去安源》也是历史真实,毛当年是湘区委书记嘛,但此时此刻突出强调毛去安源,就非同凡响了!稍谙历史的人都会悟出点潜台词,尤其是油画的疯狂吸睛。
           《人民日报》立即发行《去安源》油画单张九亿多张,画幅约12吋大小,平均每个中国人将近两张。由油画又衍生出邮票、雕塑、刺绣、象章等等,疯抢啊!
             衡阳土话,这叫丢砣,不是哈佗都会明砣,何况毛主席八次接见红卫兵呢。最高指示最新指示会逐步指导你如何站隊、怎样选边。

 楼主| 发表于 2019-9-23 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滿足60后直到00后们的求知或好奇。我调动回忆写些文革杂忆,虽说没啥看点,但老朽也劳神费力的。蔽帚自珍,我不想自己的文字与广告、尤其是招嫖广告同框,论坛淪落成招嫖狎妓的污浊陣地,那就回避吧,留下容量空间给广告吧。镇东书记,对不起!洁净了,我还会回来的,舍不得这地儿和人儿。
 楼主| 发表于 2019-9-24 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叔 发表于 2019-9-23 10:16
为滿足60后直到00后们的求知或好奇。我调动回忆写些文革杂忆,虽说没啥看点,但老朽也劳神费力的。蔽帚 ...



   反应很快,一会功夫就把不雅广告掃荡了,点赞!
   本网站设有广告位,跑到论坛蹭广告,一是图个人气,二是沾点便宜,反正不是好鸟!还有一个旅游广告,一直占据高位,点击十多万,原来都是组织者把宣传广告内容拆开来,一次写一句,等于自己点自己,这些奸商!
    本论坛的题头词是“衡阳人自己的论坛”,我在衡阳生活60多年,也祘个外籍衡阳人吧,我爱衡阳,我要给自己的论坛提点建议:
     1,要建立责任追究制度。本网站是官方喉舌,论坛是衡阳百姓的话语平台,是扶正祛邪、惩恶扬善的陣地。来不得半点含糊,必须立场鲜明、观点正确。审查不是摆设,集权责于一身,服务员(操控人员)得有担当,不能错了就抹掉了事。怎么错的?如何防范?怎样提升自身素质,得有个自查互查的检讨机制,吃一蔪長一智。
     2,广告层出不穷屡禁不止,我总怪版主,其实是戏说,他鞭長莫及嘛。责任在操作人员。敷衍塞责、听之任之,反正没有制约。是否广告,略识之乎者都能立辨即识,而任其横行,恐怕正是事不关己,这就需要建立责权利三位一体的管控制度。
     吃胡萝卜操空心。
 楼主| 发表于 2019-9-24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19,文革杂忆(续)
            ●咱们的文艺宣传队
              为求自保,我参加了“业余文艺作者联络站”,这个组织可能是全市最小的,但它的文艺宣传隊绝对是全市最强的。乐隊由省汽修、省汽配、小拖和量具等单位的顶尖高手组成,演员有邓海伦、杨小梅等,还有白花剧院当家花旦陈美玲当指导。我最初就是个群舞演员,尽管二胡笛子長号我也会使,但在这个队伍里你顶多使个碰铃打个手鼓。几年以后,我学说長沙彭爹爹创作的長沙顺口溜《美國兵哈里霍》,祘个保留节目,我才祘个主要演员,也还得跳群舞打灯光什么的。
            我们隊里最高光的是女高音独唱邓海伦,没有人能唱的降B调她唱得不舒服,再升半个调。她是队長从市八中发现的高三学生。邓海伦老爸是三医院院長,她妈受不了批斗污辱,割腕自殺,他爸居然在家里动手术把她妈救活了,这功夫,了得!邓海伦富家小姐天生丽质,后耒,一首《采槟榔》唱响大江南北,青年歌手去了香港。
            记得有回湘江风雷要“借”我们宣传隊去長沙总部慰问演出,强势压人,领队诺诺,但心里忐忑不安。在湖南剧院,我们瑟瑟地演出,心惊肉跳,因为四周布滿岗哨,荷槍实弹。还好,总祘全身而退。
            文革后期,毛主席发出“要团结不要分裂”等三要三不要最高指示,造反组织偃旗息鼓,各地组建工代会,文艺宣传队一律解散,由工代会择优选调,合併为市工代会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隊,实际就是我们这支队伍,一直到76年十月,“大快人心事,粉碎四人帮”(郭沫若)。

发表于 2019-9-24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评

刚刚才看到你贴上的这张图片。邓海伦如今也快七十了。  发表于 2019-10-16 08:11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6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19,文革杂忆(续)
             ●8。6事件                衡阳人是喜欢闹场合的,一说造反,立馬山头林立、旌旗招展。就我等逍遥派观察,势力最大的应是湘江风雷,因为它是全省统领的,各地是分部。例如衡阳湘江风雷就称湘江风雷衡阳分部,司令叫湯显彪吧。其余众多组织中人数最多的应属造反有理軍。那些小股势力都分别与这两大组织抱团。究竟谁是造反派谁是保皇派?都自称造反派、对方是保皇派,其实只是个互掐的标签,就是借个由头闹场合。
                胆大莫过衡阳人,最先抢武器的可能也是衡阳人,因为衡阳地区有个耒阳兵站吧,是个武器库,早早就被洗劫一空,武器流入民间,这是很恐怖的(长沙当下还在收缴武器),有了真家伙,谁都想跃武扬威!
               最先逞能的是青年近卫軍衡阳分部,司令赵海軍。1976年8月6日,赵司令率隊开赴衡钢,要围剿顽固不化的造反有理軍衡钢分部,这个分部的司令也姓赵,叫赵洁清,外号赵覇蛮!赵覇蛮早有准备:坚守东办公楼,一楼的门窗全砌死,二、三楼走廊摆滿了瓶装的硫酸,这玩意最让不怕死的青年近卫年头疼:你要沾上它,你活不成也死不了!
               赵海軍率部将东楼团团围住,机枪卡宾枪猛烈掃射,就是不敢往里冲!
               僵持了一个上午,狗吃粽子解不开,只得怏怏而退,打道回府,几辆解放牌汽车滿載青年近卫軍全体指战员,浩浩荡荡向市区进发。
               孰料赵覇蛮粗中有細,立即电话通知隔壁水泥厂友軍司令齐铁生打埋伏,齐率队在临马路的围墙内设伏,等赵海軍的車队路过时,一排手榴弹抡过去,有一棵正在赵海軍脚下炸响,赵司令当场毙命!
              
               这就是衡阳文革史上开武斗先河的“8.6”事件!本人有幸站在离赵司令不足十米的地方,原本想瞻仰造反领袖的尊容,结果阴差阳错,我看到的竟是赵司令的遗容!唉,一声叹息!






点评

老罗,小拖有个叫王文福的吧,那也算个叫得响的造反头头啊,你说说他的英雄业绩。  发表于 2019-10-18 09:36
呀!好险!  发表于 2019-10-17 14:21
当时死的还有一个叫易仲云  发表于 2019-10-16 14:35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7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19,文革杂忆(续)
            ●唐宜钊
              我们酸洗一班七个人,除了行車工是女员工,还有锅炉工是老师傅,其余五人都是汉子,五条汉子里,有两名是常宁煤矿封矿后分配来衡钢的挖煤工,正统的产业工人,其余三条汉子就都是有点毛病的:本人不用细说,黑五类子弟,幸亏贵人(曹户籍)相助,赶在文革大遣返的前夕,將粮户关系转进了钢铁厂,虽说是合同工。另一条汉子是刘伟民,北京钢铁学院的高材生,比殷厂长、曾书记还高两届的同门师兄,衡钢研制无缝钢管的主力,只因在私人信件里质疑某项政策,被内定为管制分子(嗬嗬,那年月,私人信件也是要检查的。文革后,人才奇缺,他被调到武汉市钢铁办当主任)。还有一条汉子叫唐宜钊,是我很佩服的一位师傅,他的经历很传奇,但详情谁都说不清,只知道他曾经是国軍转而成为解放軍,是投诚的还是被俘的?不清楚,但他却参加了赴朝作战,又是志愿軍。他最吸引我的是他对解放軍的建制变化、将帅更替、战功败绩,如数家珍。闲着没事,就拉着他扯旧闻,很好听,有根有据,他的记忆力惊人。
             我66年8月进厂,那时红卫兵己经滿世界煽风点火了,厂里的生产有些稳不住了,但大家都在观望,搞不清上面唱的是哪一曲。唐师傅的唠嗑也停了,怎么劝也不开口了,除了上班就睡觉,仿佛他预感到什么。
             果然,上面布置了一项活动或叫运动,称斗私批修,就是要各人自己抖自己的过错,包括心里想的坏念头,唐师傅一下就紧张起来了,没两天他就变成神经病了,大家都叫他唐癫子。癫到什么程度呢?当年衡钢厂内有一座長長的山坡,上面裁满了桃树,虽没人侍弄,但每年都可摘到上千斤桃子,不好吃而且尽是虫。唐师傅拿这些桃子和着肉肉的虫子往嘴里塞,人们看着都想吐!有人说他装癫,说他怕运动,我不信,该来的总会来,装癫装傻就能躲过?
            唐癫子太可怜了,造反派说,让他回家吧,通知他家里把他接回东安老家了,就祘病休吧 。以后再也没见过唐师傅,很多年以后,他女儿顶职进了钢管厂。
            等到我有些阅历以后,我完全能理解唐师傅为什么好好的就“癫”了  !
            那斗私批修 ,自己抖自己的内心活动,那是多么可怕而又似曾相识的卑鄙技俩:五十年代帮助党整风、六十年代向党交心,而今又来什么斗私批修,唐师傅装癫,还有比他更睿智的吗!?

点评

大智若愚?  发表于 2019-10-17 14:23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8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19,文革杂忆(续)
           ●阳家忠             阳家忠是衡钢早期的工会主席。他略通文墨,为人厚道,但身体不好,总是病秧秧的样子。
             工会,是个群众性组织,即使当下,也是个装点门面的闲设机构。所以,文革斗走资派,没听说哪里斗工会主席的,阳家忠当然也安然无恙。党政领导都靠边了,厂里的好多事都得靠工会主席调摆,当然是造反派头头懒得管的那些啰嗦事,诸如打掃门庭、安抚贫弱之类,但有件事是工会必须管而且必须管好的事,那就是宣传毛主席的最新、最高指示,那是不能有半点差池的。这项工作分两部分:一是组织游行,彩旗、横幅、组织队伍浩浩荡荡,后来发展成跳忠字舞,就是边走边唱边跳,我等体育学子称为行进操,没啥规范要求,反正一窝蜂热闹就行。二是刷标语,要第一时间把最新最高指示用大红纸刷滿大街小巷、墙跟角落,俗称“红海洋”,这就有点技术含量了。工会老谢对付了一段时日,他那随手体常常把一句话写拐了弯或断了句,读起来哼哼巴巴,还可能出政治错误。阳家忠急了,在厂务会议上提出要调刘可男来工会,他说看那小子为車间出的黑板报有模有样,刷标语写美术字应该能行。他的提议遭到反对:那小子出身不好呀!阳坚持:我是调他来做事,没调他管事,干得好留下,干不好回車间!再说,而今也没人可调了!这么着,我就担任了工会的文体宣传干事,称为代干,大概是代理干部的意思。这是1973年。文、体、宣传,一个人干三个人的活!在那动辄得咎的年代,我是如履薄冰、兢兢业业,居然没有出现些许差错。只有一次,工会的劳保干事刘某福编造假情节告刁状,阳家忠查清真相后,大骂刘某福:你小子为人不厚道!
            厂子弟中学、小学也是由工会主管的。1978年恢复高考,中学教师奇缺,阳主席只得调我去救火,赶着鸭子上架,我在子弟中学教了两年历史,晚上看教学参考书自学充电,第二天上三尺讲台教学生,居然送走了两屆毕业生。衡钢子弟,而今的長沙市委书记胡衡华都听过我的作文专题课。
            阳主席力排众议,给了我一线生机,我也受恩图报,回敬了阳主席的殷殷嘱托。

点评

看得太有味道了!赞~!  发表于 2019-10-18 13:0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衡阳论坛 ( 湘ICP备05001324号-1 )

GMT+8, 2019-10-21 10:18 , Processed in 0.19212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扫描下载新衡阳APP

关闭下载论坛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