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美食 减肥 投诉
楼主: 刘叔

难以忘怀的那些人那些事(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13 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叔 发表于 2019-9-13 09:25
续昨
     12,中小学的那些同学
            ●佘丽文

佘丽文,一个成绩平平、相貌平平的女孩。她的儿子竟然在八中教书。说明她的梦想靠儿子实现了。人生是一场长跑,如愚公移山般。有时候家族的竞争很有意思。虎父犬子有之,倔娘巧子也有之呀。这是人生的奇妙。
湖南军粮http://bbs.e0734.com/data/attachment/common/cf/103300rv783kicl3lvjiii.jpghttp://bbs.e0734.com/data/attachment/common/cf/150722uwsu6t6uubd0fpvn.jpg
 楼主| 发表于 2019-9-13 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13 ●钟增亚
         湖南书画院院長,嶺南派画家领袖,衡阳人的骄傲!
         增亚与我同年,55年一起入二中读初中,我35班他36班。
         二中的美朮教学是很规范的,有单独的美术教室,十几尊石膏像摆在不同角度。美术老师贺元起因为专业后调任湖南师院美术教研室主任。
         增亚的绘画天赋是上天赐与的。他每次的美术课作业(石膏象素描),无一例外都会张贴在公布栏里。
         初中毕业后,他逕直上了广州美院附中,修练八年毕业。毕业即失业,赶上文化大革命了!
         增亚本是顽家,拿着个速写夲滿世界勾勒,啥造反、夺权、走资派,他嘻哈应付。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那是每年都有活动的。增亚和我们几个所谓业余作者都会参加。增亚总是选个不起眼的地方画素描,逮谁画谁。他画主席象,寥寥数笔,诩诩如生。你摆怎样的角度,他都能一揮而就。
         是金子总会发光。他当然地成了省书画院的掌门人。95年我去拜访他,偌大的画室里象他的衣着一样随性还有几分邋遢。没有意思张口向他讨墨宝,哪怕从字纸簍里撸几张,我也可以炫耀一番了。                          
         
         2002年,增亚走了,当年,何继光也走了!他是民歌翘楚,一首《挑担茶叶上北京》,震撼大江南北。
        《湖南日报》发表专题文章称:湖南文艺界一年倒下两棵參天大树!



 楼主| 发表于 2019-9-13 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辛辛苦苦一上午,写了同学《钟增亚》,怎么殁了?

点评

谢谢放行。许是吃午饭耽搁了。  发表于 2019-9-13 12:08
发表于 2019-9-13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叔 发表于 2019-9-13 10:31
13 ●钟增亚
         湖南书画院院長,嶺南派画家领袖,衡阳人的骄傲!
         增亚与我同年 ...

钟增亚是刘叔的同学,确实不知道呢。但知道二中的美术专业直到今天都是一流的。传承的很好。它的艺术生每年考的都不错。
 楼主| 发表于 2019-9-14 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刘叔 于 2019-9-14 11:19 编辑

      14,土伕子那年
             1958年7月初中毕业。8月,反右复查,老爸成了充数右派。和乐家庭,轰然倒塌!一家老小,各谋生计:老娘带着12岁的妹妹在外贸土产公司选黄花菜、大弟弟患儿童型肺炎卧病不起,两个小弟弟在圹里捞菜农洗菜时扔掉的黄菜叶。我是主要劳动力,没有技能只能当土伕子。
             正是大跃进,到处搞基建。我干过的工地有衡阳医专、钢铁厂、大利化工厂、内衣厂和棉纺厂。在棉纺厂干
的时间最长。
            土伕子就三样活:挖土上土挑土。挖土是重活,工分也高,但那二齿耙我举不动。上土最轻松。虽然叔伯阿姨们照顾,你也不好总是上土,得咬紧牙帮挑土。两个肩膀磨得血肉模糊,结痂脱痂,周而复始,红药水紫药水随汗水流的滿身彩条。打落牙齿和血吞,想活,你就得挺着,不能趴下!过了最初的几个月就逐惭适应,虽不是腰圆膀粗,但胸脯上胳膊上也有点硬块了,那是肌肉啊,力量的源泉,求生的指望!冥冥中,它还成就我考上体院。
            土伕子住的是大工棚:十多二十米長,宽度够舖设两行通舖,中间还有条过道。外墙一米二高,外墙以上至屋檐处约两米,夏天留空通风,冬天掛草簾档风。土伕子睡觉象种蕌头似的,直躺着一顺溜排过去,头朝过道脚朝墙,每人约70公分宽。
            工棚里的味道那真叫百味杂陈:汗味脚臭味口臭味狐臭味蒜味餿嗝味,再加上工棚外露天厕所的糞便味,没有多年修炼,你再累也别想入睡。
            雨天歇工,这里也摆龙门陣,侃暈段子,叫化子摔到雪地里,穷快活!
            58年,困难迹象开始露头,火柴肥皂都要凭票了。粮食定量指标压缩且搭配薯干豆渣之类。衣带漸宽、面有菜色,不是文人笔下的酸味儿了。
            这里,也有难忘的人和事。
            有个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小伙,叫龚泽新,农村小伙,憨憨的。一个坏小子坑他:你要是不喝水一小时吃十个发饼,我再送你十个发饼外加三天的工分!输了只罚你赔十个法饼。小龚咧着嘴想了想:合祘,赌!
            计时开始,前五个法饼吃得很顺利,从第六个开始就有点形色不对了,每嚥一口都瞪大眼晴使勁。吃到第八个,就流眼泪了,感觉败局已定,要赔十个法饼,五角钱呀!咬咬牙认输了。
            在工地上,还有个人至今让我咬牙切齿。他叫毕世民(本想放过他,给他匿名的,但我硬要当回小人)。早两年我路过衡州大道,还看到这坏蛋正在一家洗車店洗車。
            我打小集邮,没花钱买过,都是收集,或者爱好者之间互換余缺,我自制了洗票凉票的行头和集邮冊。到58年,全部自49年以来的纪念邮票、特种邮票,整套齐全。有网友见过共和国第一套纪念邮票嗎?那是一式四张,都是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宣布共和国成立的那张全身照,長宽约一食指,彩色,四张面值不同。还有比这更难收集的:纪念邮票第一届全运会,全套36张、特种邮票中國蝴蝶,全套36张。除了套票,还有好多散票。
            对这本凝聚了上十年心血的邮冊,我爱不释手,带在工地时时把玩,颇为得意!
            突然间五雷轰顶:集邮冊不见了!第一怀疑对象就是邻舖的毕世民!毕世民块头比我还单薄,软硬兼施,很快就承认了。可是变故太快,正赶上他老爸犯事,株州公安在他家搜查,梢带把我的集邮冊撸走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要是今天,我有办法物归原主,但那年月,只能自认倒霉!
            毕世民认赔,赔啥?他只有20元國庫卷。真想哭!
            从此,我集邮断了念头。退休前后,我虽逐年都订购,累积也有了十多冊,但兴味索然,又作罢了。




点评

攺错,國厙卷——券  发表于 2019-9-16 16:18
 楼主| 发表于 2019-9-15 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刘叔 于 2019-9-16 06:54 编辑

    15,内心深处最难忘的她

          无论你多豁达,当你淪落到日图三歺、夜图一宿的境地,你还能超脱瀟洒、超然世外?坦白说,那年月我是心如古井、行尸走肉。只为活着,但不知道为啥活着,简单的心念就是三个弟弟太无估,我这大哥就得扛,勉力扛!
          大弟弟九岁,营养不良,患了儿童型肺结核,只得辍学躺在家里,每周末,我和妈妈抬着他到地区人民医院抽积水,黄澄澄的肺积水,每次得抽一大磁缸。他最盼望的是每周末我回家带给他一个法饼!最终还是夭折了,他那求生的渴望眼神,是对我一輩子的良心谴责。兄弟,哥真的无能!

          日复一日的出工收工吃饭睡覚,只聁着下雨,雨天有雨工补贴,一块二毛八,甲方按人头发。我这样的劳动力干一天也只有一块三四毛钱。
          棉纺厂工地紧靠市八中。一天傍晚,扛着锄头收工回工棚吃饭,迎面碰上市八中两位女学生,天哪,竟然是石真和她的室友。石真就是那位在九完小扦班读六年级的女生,她的室友叫颜某庆。石真惊喜地叫了我一声,躲闪不及,只有苦笑,尴尬、匆匆逃离,自嘲地撂下一句“戴月荷锄归”。
          没想到邂逅一遇,竟成了每日功课:她天天挽着颜某庆在这里候着,点点头或笑一笑。久了,我只好和她搭讪并慢慢攀谈起来。工地上骤然添了一道风景线:兩个漂亮女生总跟刘徠子溜馬路!
         石真反复强调一点:你不能再耽误了,我帮你找齐复习资料,明年参考,你必须去读书!家庭困难,一起想办法吧。我何尝不想读书啊!在石真的一再鼓励下,我重新操起了书本。59年,竟然奇跡般地混进了体育学院读予科。也是这一年,饿死人的日子开始了。体院师生下放湘阴杨林寨农场。
         石真家境宽裕,但是那年月最要紧的是填肚子的食物。她母女二人想必也很艰难。

         家里主要劳动力奔自已的前程去了,老爸在劳教农場,那日子,正如妈妈说的,只能听天由命了。
         有年暑假回家,临返校时,石真送来一个特大的饼干桶,里面紧紧密宻塞滿了两斤饼干。捧在手上,我能想到这两斤饼干有多贵重:每人每月只有二两饼干票!

         时运不济,体院也让我读垮了,61年下放回家。干起了板車营生,每日里“破帽遮颜过闹市,管他冬夏与春秋”!对前途,我完全心灰意冷。石真周末总来我家,捎点儿吃的穿的,她姐夫在新疆軍垦农场发的棉衣棉褲,厚到可以竖在地上,拆开来能解决一家人的冬衣。文革中,被红卫兵变相抢劫的和田玉藕雕和百年邮册就是石真送给我的。
         正是这年,石真高中毕业。高考结束,他和颜某庆都在等通知。颜是衡山农村户口,对她来说,高考是人生关口,考上了跳农门,落榜就要回乡当农妇。也怪,录取通知一茬茬发下来,好多录取的学生都起程入学了。他倆没有接到通知。两人都没信心了,商量了一个谋生安排:颜某庆把户口迁到我家里,两人帮我推板車,抱团取暖,明年再考。我妈那份高兴啊,她总唸叨石真。
         快开学了,她俩同时接到通知:石真录取湘潭医专,颜某庆录取广州軍区医训班。颜同学掉进福窝里了,这个怪怪的医训班完全是徒有虚名,招来的大都是靓丽的女生,是给軍官们选秀的!当年寒假,颜同学回家途经衡阳,特地同石真到我家看望我媽。她向我展示某將軍送给她的白郎宁手枪,我惊异,这世界上咋有这么精緻的家伙,我更惊异,这家伙怎么可以乐意送谁就送谁?说心里话,颜同学的确苗条清秀。
         她们都上学走了。打心里遥祝她们前程锦绣,我自己就只能以板車为伴,此生了了。
         石真依然记掛着我。医专两年毕业,从第二学年起,连续给我写了16封信,这内容虽然含蓄,但不弱智谁都明白。我一封信都没回过。我这境况,怎么发奋,都难成器,何必要拖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做人不能太自私!
         石真对我完全失望了,毕业实习的时候,与同期实习的李先生结婚了。李先生后任衡山医院院長,有名的外科李一刀,县政协副主席。石真是该院妇儿科主任医师,省人大代表。各有建树,成绩斐然。遥祝安康!
         我和石真这点儿事,石真家里人,她妈她姨和她的表兄弟姐妹都津津乐道,我妈和弟妹们也常常念叨。李院長和我老伴都一清二白。我们两家常有来往,提起往事,格外温馨。

发表于 2019-9-15 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16封信,真是人间自有真情在啊!
发表于 2019-9-16 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的仿佛是一幅历史画卷~
 楼主| 发表于 2019-9-16 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16,五十年代,激情燃烧的岁月

            1949年10月1日,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向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时下,正是喜迎国庆70周年的大喜日子,国家是大步流星往前奔,生活是芝蔴开花节节高。回顾一下建国初期的峥嵘岁月,真让人激情燃烧!
            五十年代,本人还是孩堤时代,但我当了两年历史代课老师,有些许经历也有些许知识,何妨斗胆叙说一二,挂一漏万在所难免。
            建国伊始,百废待兴。土改、剿匪双管齐下。同时准备渡海作战,追剿穷寇,木帆船能渡長江,渡海也不在话下。沿海一线,陈兵百万,抓紧练兵!山河一统,指日可待。
            经济恢复依次展开,三反五反、工商资本改造、康藏公路动工、农业、手工业合作化……
            我们需要和平,我们渴望和平!然而,五十年代旣成两大陣营抗衡,势必成为多事之秋!
            多事之秋必有多事之人!1945年二战结束,同盟国首脑规划了世界格局,对于战胜國中存在两个政权的朝鲜、越南,分别划定以北纬38度线和17度线为界,各自为政。夲应相安无事。孰料北朝鲜金日成想结束南北朝鲜分割的局面,完成国家统一,在斯大林的支持下,50年越过三八线,把南朝鲜李承晚政权逼到最南端滨海一隅,岌岌可危!面对这种“违反”国际公约行为,国联(联合国前身,当年,美苏英法中五常,中国席位还是国民党政权佔有)不能坐視,是年10月,派出联合国軍仁川登陸,拦腰把朝鲜人民軍封在南边,逕直越过三八线,把北朝鲜部队赶到鸭绿江边。联軍司令麦克阿瑟叫嚣:饮馬鸭绿江,回家过聖诞!
            斯大林挑起事端,事儿闹大了又畏首畏尾。他以唇亡齿寒为由,商促毛主席救援并默许空中支援。毛主席权衡再三,他不相信联合国軍会对中国红色政权手软!必须拒敌于国门之外!于是,准备攻台的百万大軍,调转枪口,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别人掐架,你去参和,这祘什么事?咱叫中国人民志愿軍,是老百姓自愿组队参战的,咋了!这就叫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唇亡齿寒呀。
            三年抗美援朝,中国人民以生命和鲜血保卫了北朝鲜,双方仍以三八线为界。三年浴血苦战,敌我双方都气喘吁吁了,终于签下了停战协议,是停战啊,没说不打了!所以朝鲜半島仍然处在国际法认定的战争状态。
            没过几年,越南这边也开始寻求国家统一:胡志明调动越南人民軍直扑南越吴庭艳政权,又煮成夾生饭。抗法援越,中國人民又帮了一把,勒紧腰带省下口粮餵饱了这帮白眼狼,二十年后,同志加兄弟端着枪提着弩越过友谊关杀奔而来,连女人孩子都杀红了眼!这同志?这兄弟?
            五十年代,咱自个家里也激情燃烧啊!除了经济恢复工作,政治稳定也风声鹤戾。斯大林说,战争就是比钢铁,于是三面红旗问世(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要大炼钢铁、今年突破1080万吨,要大办食堂吃大锅饭。老百姓你就只管干活,凡带铁的玩意都扔进土高炉里去煮钢铁。
            国庆十周年,举行了阅兵式,与嗣后的阅兵式比较,稍显逊色,或许与粮食有关?
            59年,苏共中央发表了关于世界共运的公开信,俨然老子党,赫鲁晓夫居然以共运领袖自居。豈有此理!毛主席组织写作班子,接连发表九篇《评苏共中央公开信》,史称《九评》。







 楼主| 发表于 2019-9-17 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日子,睡得很不踏实,都是体育赛事直播搅的,世界男篮锦标赛、女排世界杯赛,如火如荼。我守着电視机睡得很晚。昨晚夜深上床,忽然灵光显现,白天写的《激情燃烧的五十年代》中,有个历史事件串混了,连忙下床开机作了临时修攺,看看时间,凌晨一点。修攺后,帖子就处在审核中,我赢得了周旋的时间,今天再来校正,就能避免误导读者的过错。这给了我一个教训,年纪大了,记忆衰退,史料性的陈述要格外谨慎,千万不能把读者带沟里。
 楼主| 发表于 2019-9-17 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17,挣扎
            被少奇同志称为“三分天灾,七分人禍”的三年困难时期(59年、60年、61年)终于熬过去了!劫后余生的百姓们惊悸之余强颜庆幸,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但愿!
            听说,这要搭帮两位斗胆抗命的省委书记,是他们率先默许分田单干、包产到户。有民谣疯传:“要吃米、找万里,要吃粮,找紫阳”。主席“跑步奔向共产主义”,初衷恤民,但过于理想。
            1962年,从饥饿中甦醒过来的芸芸众生,正待舔干苦水、重整田園的恢复时期,突然冒出一个惊世风声:蒋介石要反攻大陸!真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全民备战!孰真孰假?饿的翻白眼时蒋没说反攻,而今缓过神了他倒倾倾欲动了?信不信由你,反正上面这么宣传:要做打仗的准备。
            三年饥荒,社会上沉淀了太多的失业失学青少年,成为社会安定的巨大破坏因素,怎么瓦解这股潜在负能量?!社会问题处理不当就成政治问题,必须把他们拢起来圈起来,于是组织起来搞民兵训练,准备打仗,活捉蒋介石!
           民兵训练由派出所户籍民警负责。我们这片的主管是西湖派出所的曹户籍。曹知道我是体院的下放学生,正好找到一个軍训教头,把这政治任务委派给我。我清早要出工(这时已是板車夫了),軍训安排在早晨五至七点,搞了几个月结束了,要写总结,曹户籍要我代笔。或许是笔下生花吧,西湖派出所的民兵训练工作,名列全市最优!曹卢籍那个乐啊,请我吃冰棍!但瞎忙活一陣,没捉到蒋介石,被咱民兵唬住了没来!
           这期间,我在管区里可神气了!一群少男少女把我捧成了街道名星。清早当教头,晚上要扛着红缨枪巡逻放哨,大家都争着要和我同班。有天晚上,一个叫柳某春的女孩和我巡逻,小柳十八、九岁,阿娜多姿,清秀可爱。两人扛着梭标转了一圈,在一个藕塘的台基上坐了下来,聊天,困了,头倾斜着就倚在我肩上。忽然,一股久违但又熟悉的淡淡清香隐隐袭来,让我顿时想起儿时依偎在黄家孪生姐妹怀里的那股悠香,不是花露水不是雪花膏更不是哈唎油,对,是少女的体香。心里有点突突,但绝对不敢放肆!小柳他爸也是商业系统干部,听说她去了香港。
           红了一陣子,给曹户籍留下个好印象,没想到正是曹户籍,扭转了我的人生轨迹。那是后话。
           62年我参加了一次高考,败绩而归还拖累了姑父,不堪回首。


           我依然与板車为伴,早出晚归。心如古井。

 楼主| 发表于 2019-9-17 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姿的姿态 发表于 2019-9-12 12:31
刘叔的记性实在是好!小学同学的名字都如数家珍。同学这篇要编11号了~



      北大教授、翻译家许淵冲先生说:生命哪,并不是你活了多少日子,而是你记住了多少日子,要使你过的每一天都值得回忆。
      著作等身的学者、教授自是能够骄傲地回首过往,甚至每一天。我等升斗小民,绝大部分日子都在谋生,日复一日,回忆起来索然寡味。能在平庸的日子里记住几个瞬间,都得捜索枯腸,使勁回忆。不过,人生的不同际遇,各有各的唯一,那才叫丰富。对不!
发表于 2019-9-17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教头!失敬失敬!
 楼主| 发表于 2019-9-18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18,天道酬勤

            民兵训练荣获全市最优,西湖管区(而今称社区)自是高兴,我这组织训练并撰写总结的刘俫子,开始纳入领导视线。我身上贴着体院下放学生的标签,领导误以为是个大学生,下放二字当年惯常使用,没有任何贬意,所以领导觉得这个刘徕子除了出身不好,有点木(沉默寡言、性格孤僻),本质还不坏,可以调动他的积极性,出身不由己,前途可选择嘛。所以让我参加的社会活动就多了起来。这是好事啊,但我却苦从中来,我要风雨无阻地出工养家活口呀!心里虽苦,但你要识抬举。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66年夏天,京广复线衡阳段开工,这是由衡阳百姓分段包干的。西湖管区负责耒河口附近200米路基填方。领导决定:管区副主任郑司卉帶队,刘徕子具体负责,他是老土伕子,懂行。嘚,摊上当头儿啦,教头成了伕子头!
            七、八十个老弱妇儒,自备工具,开赴工地,五四大队奉命提供住宿营行。不是义务劳动,按市价量方计酬,但这土方是夯实后的计量,有施工员跟班验收质量。
            最难的就是两件事:1,打夯。没几个好劳力替換,我是绝对主力。2,洗澡。婆婆奶奶姑娘们在农家解决,男孩子就由我带队在耒河里扑腾。我敢说,没我这游泳高手当安全员,洗澡问题还真难解决:小子们在水里嘻戏打闹,我就在岸上严密注視,象游泳池的安全员。等大家洗完上岸了我再下水。
            6月底,管区通知我,巳介绍我去衡阳钢铁厂当合同工,同时告诉我,巳帮我请好假,复线工地完工后再去报到。天道酬勤呀!我感激涕零。
            后来听说,钢铁厂研制无縫钢管成功,决定转产并招工扩建。老师傅芦阳春到西湖管区招工。曹户籍正好是他的战友。他深情地对老芦说:“我这有个小伙子,还真是棵好苗,推荐给你,我还真舍不得,但再不让他走,他就没机会了,就是出身不好。”芦一口祁阳话:“不管咯多,你告诉我,一个月吃得45斤米完不!”曹户籍哈哈大笑。            


           是年八月,我告别打流岁月,卷起舖盖,走进了钢铁厂。劳资科干部问:“愿意干什么工种?”我问:“什么工种工资高点?”答:“高温或有害气体工种,工资一样,但有工种补贴,每月3元。”我选择酸洗工。
            此时,文革已开始,进厂没几天就批斗党委书记蒋振环。
            九月,老爸携一家老小,被红卫兵押送回原籍,幸好我的粮户关系先一个月迁移到了钢铁厂。

            衡钢那些人和事,在《往事呢喃》中已唠叨过了,遵鸡总点拨,就说点文革中的人和事吧。回見。




发表于 2019-9-18 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恭喜刘叔捧上铁饭碗!人的一生中总能遇到那么一两个能改变命运的贵人。     
请问刘叔出工拉板车,是得的工分?还是现钱?还是粮票之类?

点评

又是星,这个设置太陈腐了。  发表于 2019-9-21 11:02
怎把***二字打上星?  发表于 2019-9-21 10:58
年青,就是不谙世事。我这合同工并非而今的合同制工人,而是活动工,有活你留下干,没活可随时辞退。是个泥饭碗。后来在***乱世中,咱合同工抱团逼迫走资派厂長转正了。嗬嗬!  发表于 2019-9-21 10:5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衡阳论坛 (ICP网站备案号: 湘ICP备12011513号-1 )

GMT+8, 2021-2-25 18:11 , Processed in 0.30289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扫描下载新衡阳APP

关闭下载论坛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