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美食 减肥 投诉
楼主: 刘叔

难以忘怀的那些人那些事(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4 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叔 发表于 2019-9-4 17:40
有总版和芳书记撑腰,我就使勁调动记忆吧,但愿网友喜欢这些陈谷子旧芝蔴。

作品通俗易懂,既有文学性,又有欣赏性。非常喜欢。大赞!
湖南军粮http://bbs.e0734.com/data/attachment/common/cf/103300rv783kicl3lvjiii.jpghttp://bbs.e0734.com/data/attachment/common/cf/150722uwsu6t6uubd0fpvn.jpg
 楼主| 发表于 2019-9-5 0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准备往下写,交今天的作业。鼠标往下一扫,偶然发现我那篇《送你几段读书随录》的点击数巳超过1万5了,原来被曹营贬之为鸡汤的小赠品,并不太寒磣嘛。不能冷落网友,咱硬着头皮往下续,是多少祘多少,祘作那篇“鸡汤”的一个并未了结的了结。抱歉,明天继续《难。忘》。
发表于 2019-9-5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民国29年即是公元1940年啊,健旺。
 楼主| 发表于 2019-9-5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本今天想歇工的,禁不住芳书记的鼓励,铆足精神再来一篇吧。
     5,黄泰然
          我在田坪里读了三年小学,都和黄泰然同座。泰然住在我外婆家对面的半山腰上,中间隔条田坪河,可着嗓子大喊就能对话。泰然家成分也高。我妈策划带领我和弟妹们逃离田坪的先天,我悄悄把逃亡大事告诉了泰然。那是50年冬天。泰然想哭,紧紧攥着我的手!
          一晃十多年!当我再回田坪的时侯,是67年回家探親(66年9月,老爸携一家老小被红卫兵遣送回原籍)。问及泰然,情况惨了:全家扫地出门,安置在芙蓉山半山腰的清庵寺里。芙蓉山是田坪方圆几十里内最高的山,海拔不详但肯定很高,因为田坪地势巳经很高。绝对萵度得有300米以上。那真是岩鹰不生蛋的地方!没有树木,石头缝里長出些荆棘葛虅。不知道泰然一家是怎么活过来的?!那年月我每月工资35。5元,每月得寄10元给老娘和弟弟,肯定没条件接济他。但我渴望见到他,说不清什么目的,执意上了芙蓉山!
          先看外景吧:一座残垣断壁的全石头壘砌的庵堂,就一间,左右都撘建了偏檐,算是扩建吧。一条半片竹子连接的“农夫山泉”自来水管道,几块从石头缝里刨出的脚盆大的菜地,倒也郁郁葱葱。
          再看内景:石屋顶上挂滿了鼓鼓囊囊的编织袋、水泥袋,里面应该是粮食、干菜之类,这是与老鼠较劲的战略战术!一个小小的炉塘,炉塘顶上还挂着两块腊肉,那是留着过年的。
          老友相逢,居然相对无语,欲哭无泪!他牵着我四周转了转,慢慢平静下来,道出一些情况:
          我逃出田坪不久,他一家就来到这里,而今老人都先后走了,剩下他孑身一人、鳏夫一个。他每年养两头猪,卖一头留一头,柴米油圤全在这里,养了一群鸡,但被豺狗肆虐后,剩给他的就不多了。
          三十左右的汉子,伸出他的双手,象锉刀、象树根,老气横秋不足描述。我说不出更说不好什么安慰之类的话,好長时间两人默坐张望摇头,找不到话茬。
          临走了,我下了很大决心要把仅有的十块钱留给他,他执意不收,因为山下我爹妈的情况他也看在眼里。
          有道是:睹物思人。见到黄泰然,我是睹人想事、世事!
          想想看,如果我没有这右派老爸,挺过那翻天覆地后的十年,我不就是黄泰然嗎?!!

 楼主| 发表于 2019-9-5 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细毛翁 发表于 2019-9-5 09:51
民国29年即是公元1940年啊,健旺。

     对呀,明年就80了!啥健旺?命贱,该走的没走!
     不过我身板倒也硬朗。多亏了年轻时学体育、挑泥巴、拉板車。
     谢谢细毛关心。
发表于 2019-9-5 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搬条板凳坐等刘叔写的一些人、一些事。

点评

板凳您坐  发表于 2019-9-11 23:07
何妨借条板凳给我,站着说话也腰疼。  发表于 2019-9-6 10:33
 楼主| 发表于 2019-9-6 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6,陈家祠堂和田坪茶亭
          陈家祠堂和田坪茶亭,堪称田坪里最令人响往的两处公共场所。
          田坪里,陈姓是个大族,它的祠堂也就格外出众,族大势大资金雄厚,祠堂就建得气势磅礴,規范坚实。
          去韶山参观,很多人都见过“毛氏宗祠”,白墙青瓦,但规模一般,只能供祭祀之用。陈家祠堂除了族人祭祀,还是田坪乡众共享的集会場所,更是田坪小学校址。
          陈家祠堂和所有規范的祠堂建筑格局一样大气:一个封闭的、超大型的長方型四合院,我领你参观一下:
          那两扇八尺高的大木门,开啟时很费勁,除了门上的锁栓,户靠、户枢、户栓全是木制的,特别厚重。进了门,是一个约五米宽的走廊,走廊顶上就是厚木板搭建的戏台,通过走廊,前面就是地坪,有半个足球場大。最后面就是正殿,高耸宽阔,庄严肅穆,是敬供祖宗牌位的聖地,闲人免入!你回过身来就面对戏台,“出相”、“入将”,台面虽不大,气派还蛮足。两箱是上下两层的贵宾席,坐着看戏还有人端茶送水递毛巾。后来这两箱就成了我们的教室。
          随着父亲谋生滿世界跑,耽误了读书,十岁了才读三年级。那年秋天,全校三年级以上学生都做一个作文题《踴跃交公粮》,配合夏收征粮任务——当年,互助组都没成立,还是各家农户送公粮。天缘巧合,我手边正好一张包煨红薯(中歺)的《新湖南报》(现名湖南日报),上面正好有一篇交公粮的社评文章,我东抄两句西抄一段就对付过去了。没成想出了个大名:语文老师欣喜若狂,亲笔用大楷腾写在毛边纸上,张贴在田坪茶亭,落上“三年级学生刘可男”的大名,一时间远近疯传:田坪出文曲星啦!我偷着乐!这秘密我只告䜣网友,现如今田坪的老人都不知道我那是剽窃生发的伪劣作文。原来,这世间的假冒伪劣,有些并不是自己装点的。
           如今,陈家祠堂还在,因为它建在一座山腰上,田坪水庫的水面浸不到,但这座山变成了弧島,耸立在水庫当中,想去陈家祠堂,得划船。这也祘世亊难料吧。


           田坪茶亭本是个驿站。唐宋年间,交通仍然不便,边远地区送塘报(軍情)全仗馬匹。马是活物,牠得吃喝拉撒歇,于是十里左右建个驿站,换匹馬继续赶往京城。相传楊贵妃爱吃嶺南的鲜荔枝,为博红颜一笑,谁知道累死多少馬,冤死多少馬兵!到近代,驿站退休了,大多改建成茶亭,地方出钱、专人打理,给过往客商村众提供茶水。十里長亭是有故事的,梁祝十里相送,就是在这样的亭子里依依惜别的啊!田坪長亭也称得上当地的一道风景线,因为临河,長亭紧靠石拱橋。
           解放后,田坪茶亭就成了供销社,左边卖百货,右边卖南货,比往昔更热闹!
           俱往矣,昔日繁华,均被水庫吞殁,浩渺烟波,汪洋一片。

发表于 2019-9-6 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三年级就出名了。厉害哇!

持续关注阅读中。刘叔加油写~!
发表于 2019-9-6 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叔回归论坛了,敲钟告诉大家呀。

点评

吃瓜群众看热闹,就聁事儿闹的欢。谢谢香红薯。您喜欢,我就有信心侃。  发表于 2019-9-6 19:10
 楼主| 发表于 2019-9-7 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7,外公外婆的奇葩经历,诠释了人生无常

         外公姓李,名翰庵,字元爕。出生在上个世纪。老家叫砂子坡,几十口人挤在几间破旧的茅屋里,在地里刨食。吃了上顿谋下顿。
         幼时苦读。    外公有兄弟姐妹共十人,他是滿崽(晚年称翰十阿公)。家境殊苦,十兄妹只有一双白布袜子,谁出门谁穿,没有换洗备份,只好洗了用荷叶包着放在炉灰里煨干。外公自小灵泛知事,族長怜恤惜才,断然决定:族款送读!半耕半读,学业优秀,又送到县立高小。砂子坡离县城百余里,要寄宿。族款帮他置办了被褥行头,自己扛上几十斤大米红薯,清晨出发半夜到校。放寒暑假了,他必须回家领下学期的食用,就把被褥拿到当铺里当几文钱作盘缠。就这样,完成了高师学业。        


         中年丧妻。   
       寒窗苦读十多年,终于自己成了教书先生,成了家,聚妻生子。兒子長到五岁,却不幸在砂子坡前面的鱼圹里淹死了,发妻贺氏积郁成疾,不久也走了。外公孤苦伶仃,每日里哀声叹气,自叹命苦。
         有热心人相助,欲促成翰十老倌续弦,相中了廖家湾廖虎臣的滿女廖桂香。廖虎臣人称虎大阿公,吼声如雷、虎威咄咄:“不行!年纪大了二十来岁,都是父女輩份了!”虎女廖桂香也发倔勁了:“管他大好多,家里这苦我实在受不下去了,死,我也死到李家去!”她,就成了我外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外婆没上过学,但里里外外,粗活细活都能干、会干,一身利索,雷厉风行。我一岁出麻疹,19岁的媽媽束手无策,整天涕泪洗面。得知凶信,外婆连夜从县城赶回田坪,她就是土法子:捂汗。三、四床棉被堆在我身上,汗水象洗澡一样。奇跡发生了,我居然活过来了,脸上也没落下麻斑。外婆是我的救命恩人!
         外公潜心教育,不谙政治,主张教育救国。宁乡还有几位博学资深的世家子弟,谢觉哉、何叔衡等,原本同李翰庵等一干学子惺惺相惜。但谢、何等人出身名门、年青气盛,主张强势革命,推倒重来!由此分道揚镳。
         外公爱生如子,只要是他的学生,他不分红白党派,有难处他都接纳驰援。在他家里避难的青年一茬一茬,刘少奇、叶开鑫、何际元、李品珍、我叔叔刘义生和我老爸等。我妈都见过。碍于輩份,她也随别人叫刘少奇九哥,不知有什么典故。李品珍解放后任衡铁一中校長,叔叔刘义生系湘南游击隊教员(教导员?),解放后任桃源县人民银行啥小头目,四清时想表现积极结果犯了左倾错误,解职还乡。我老爸成了凑数的右派,叶开鑫、何际元应该是历史反革命吧,搞不清。我媽能数出一大串。
         1946年,蒋介石骑虎难下,迫于形势,他祭出民主大旗,想诓骗国人缓解局势,要成立参、众两院!国人被专制独裁惯了,弄不清什么参议院、众议院。宁乡县就象选模范一样,推举李翰庵为县参议長,一个老教书先生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误入歧途,后来成了当然的历史反革命,那是后话。也是那年,国民党整出个“公职人员集体入党”计策,反右时,说我老爸是国民党员,老爸一脸茫然:我什么党团都没加入过!但铁证如山,花名冊伺候!蒋该死真该死!
         解放了!外公知道前途凶险,他要去北京找刘少奇,外婆说,先算个八字吧。八字先生掐指一祘:去不得!命里注定,翰十阿公要死在外面!于是就躲在家里,于是就真的死在外面的田墈下。其实,即使找到刘少奇,也就多活几年而己。
         不知道外婆是怎样熬过土攺时的斗争的,渣滓洞里也想不不出的奇刑异罚整得外婆九死一生。为求活路,有好心人偷偷把她领到范家墺上,嫁给了70多岁的鳏夫范如秋。范家墺在宁乡和娄底的界山顶上,鸟不拉屎的穷山沟,没有田只有土,尽吃红薯。范如秋有好几个兄弟都是鳏夫,几个姪儿也难成家,解放后一次性解决,避难的地主婆都往这里跑,任选任挑。
          外婆救过我的命,三年困难时期,还救了我两个弟弟:粮食定量低,大弟弟九岁已经饿死了,为活命,把两个小弟弟寄养在外婆家,外婆家的红薯每年要收上万斤,只是苦了继外公范如秋老人。上万斤红薯别说种、管、浇、收,就是从土里挑到家里入窖,得费多大力气!我弟弟感恩,每年清明都攀到范家墺上绐外公外婆扫墓上香。
          外婆的晚年还祘安逸,有个她自小帶大的李家孙子顾着他,我妈也接济她一点,还间常回去陪陪她,政府还发点高龄补贴,日子就这么悠悠地流淌。有年春节前夕我回家看她,在山下买了四分之一头猪肉,花20块钱顾个人帮我送到山上,范家墺的亲朋好友都围坐在外婆家的炉塘边,格外温馨,众口一词地夸赞:没见过这么孝顺的外孙!外婆耳背,她听不见,但喜悦之情,溢于眉眼。親友怎知道,外婆救了我一命啊!
          95岁,外婆无疾而终:坐着坐着就安静地闲上眼,走了!谢谢外婆,一路走好,你又能见到哭着喊着矢志要嫁的李翰庵外公了。但愿你在那个世界没有斗、斗、斗。







发表于 2019-9-7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叔在回忆,慢慢说着过去……我喜欢坐在戏台的最后一排,一边剥毛栗,一边听故事。

发表于 2019-9-7 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叔 发表于 2019-9-6 10:23
6,陈家祠堂和田坪茶亭
          陈家祠堂和田坪茶亭,堪称田坪里最令人响往的两处公共场所。
   ...

刘叔呀,祠堂里应该写的是“出将”“入相”。您刚好写反了。出了朝廷可以当将军带兵,进入庙堂可以当宰相。诸葛亮、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等人都是这样文武双全之人吧。

点评

谢谢你这么认真地看我的胡诌。我还真没琢磨过谁出谁入。  发表于 2019-9-8 07:13
发表于 2019-9-7 2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说这是衡阳论坛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最好的庆典帖子了。70周年,是回忆、总结、缅怀、纪念的日子。如今,各大媒体都在组织此类文章,非常珍贵。
发表于 2019-9-7 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叔 发表于 2019-9-7 11:30
7,外公外婆的奇葩经历,诠释了人生无常

         外公姓李,名翰庵,字元爕。出生在上个世纪。老家 ...

外公的一生,还是光明磊落的。虽然经过了政治风波,但历史是经得起检验的。外婆很有个性,刘叔应该是继承了外婆的血统。
 楼主| 发表于 2019-9-8 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网民万万岁 发表于 2019-9-7 20:33
外公的一生,还是光明磊落的。虽然经过了政治风波,但历史是经得起检验的。外婆很有个性,刘叔应该是继承 ...



    新政权容不下李翰庵,是当然的但也有几分草率。说当然,是因为新政初立,来一场红色恐怖荡涤旧秩序,历史都是这么演绎的。说草率是不问情由一刀切,尤其是把生杀大权下放到土攺工作组组長手上,滥杀就不可阻档了。没人去掂量一下李翰庵其实是比那些南下干部、土攺组長更渴望攺变世道的曾经的赤贫孩子。
    我一直觉得外公没有推辞县参议長的銜头是要命的一着臭棋,但不能苛求一个不谙政治的书呆子有这样的觉悟。
    外公的政治态度可以从他写的一付楹联佐证,离田坪十里的峽山茶亭建成,请翰庵胡子撰写楹联,他揮笔而就:
                峽山最清涟,邀过客煮茗谈心,好领略林泉佳味,
                山河多破碎,望大家匡时努力,莫徒然涕泪新亭。
     家國衷情,跃然壁上。

点评

纠正一个字,楹联上句为:峽水最清涟。  发表于 2019-9-9 07:2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衡阳论坛 ( 湘ICP备05001324号-1 )

GMT+8, 2019-10-21 11:29 , Processed in 0.20919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扫描下载新衡阳APP

关闭下载论坛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