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美食 减肥 投诉
查看: 156473|回复: 117

网友印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6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先说为敬。
    老朽初始在本坛实名注冊“刘可男”,自打客居長沙以后,偶尔回衡总要设法与衡阳网友叙叙,但热洛勁就大不如前了。想在坛子里呼朋唤友吧,“刘可男”竟然无疾而终了!无奈,只得以“刘叔”重新注冊,没有半点倚老卖老的乖巧之意。但內心总有点屈从的感覚。一晃十年过去了,老朽不谙键盘,用写字板一笔一划地碼了十几万字,孩子觉得有点小意思,就帮我摞成了《往事呢喃。刘可男帖文选辑》,没有说好的,但所幸也没有说不好的,聊以自慰吧。
    “刘叔”还象以前一样,每天都要在坛子里转悠一遍,总的印象:有几分萧条。估计是官网里戒律太多。其实应当相互理解。
   很長时间没发帖了,奔八十的人了,有几分痴呆是自然的。但心里总惦着这一畝三分地。恋着这地儿,那就得添几把柴吧,老朽抖擞精神,搜索枯腸,准备连載系列“网友印象”  ,全是个人观感,不谄媚也不攻讦。可否?
  这段文字不斃,明天就开始。没有特殊情况(比如旅遊),确保每日一篇。
湖南军粮http://bbs.e0734.com/data/attachment/common/cf/103300rv783kicl3lvjiii.jpghttp://bbs.e0734.com/data/attachment/common/cf/150722uwsu6t6uubd0fpvn.jpg
发表于 2019-7-6 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欢迎刘叔撰写网友印象,我们期待着。今年是建国70周年,能否发些歌颂改革开放,反映衡阳翻天覆地变化的文章就更好了。
发表于 2019-7-6 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刘老:先向您问个好!写啥随意就好,跟着感觉走
 楼主| 发表于 2019-7-7 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鸡窝山人 发表于 2019-7-6 18:00
非常欢迎刘叔撰写网友印象,我们期待着。今年是建国70周年,能否发些歌颂改革开放,反映衡阳翻天覆地变化的 ...

    谢谢鸡总鼓励!先回答你的约稿吧!
    去年夏天,衡阳某传媒机构去衡钢集团收集“衡阳工业兴衰五十年”的素材,亟须衡钢一支独秀的成功史料,衡钢宣传部的后生们茫然无措:“我们这代人的确不知细节,看看刘主任刘可男还健在不,兴许他能提供些素材,因为他是衡钢三部曲、几步走的执行者。”如是几番打听,找到了还苟活着的刘老汉。四个专业人士扛着录音录象的長枪短炮,在我家里、在長沙街头、在湘江河畔,转悠了12个小时(早上九点至晚上九点)。不知道这些素材会如何剪接,但本人只管实话实说,成功的失败的丢人現眼的囧窘自嘲的,有问必答口无遮栏。我遵从自己“不说违心的话,不做亏心的事”的自律戒条,坦陈心迹。这本史料性访谈录,肯定会用上的。机构说播放后会送我一个光盘。
    鸡总,实话实说,而今要我来一篇象模象样的文章,真的力不从心了。东一鎯头西一棒子整点儿碎片,逗网友们乐和乐和,还行。
    抱愧!
 楼主| 发表于 2019-7-7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网友印象

本帖最后由 刘叔 于 2019-7-7 10:04 编辑


      1,老罗

           (原本想按照我结识网友的先后,逐一描述,而今老罗最先表态鼓励我写这个题材,那就逮住这个老小子开心果开涮吧。对不住了,“槍打出头鳥”。)


       听说老罗是衡阳骄傲的地方旗舰企业小拖的锻工班長,嗬嗬,铁匠!不过,我知道,他不是那叮叮噹噹打馬掌的小铁匠,而是那砸一锤几十吨地动山摇的锻床掌锤师傅,正能量大着呢!
       老罗是AA团的旗手,户外活动,他手上总比驴友们要多一样傢什——团旗。長年如此,也挺不容易的。不过,他也因此蹭了不少美女的亲热——妳想和团旗亲蜜合影嗎?咱老罗是篤定背景!亲亲,茄子,来一个!老罗好这口!
       第一次遇见老罗是雨母山休闲遊。我嚷嚷了几年请求参加户外遊,但每次都是待定待定,最后待而未定,因为年龄!这回休闲遊,组织者说,让这老傢伙过把瘾吧,政策性照顾我一回!哪知时运不济,走错路了:休闲变成了穿越!一行人在崇山峻嶺间左冲右突披荆斩棘,原本三小时返回雨母山饭庄吃午饭的,结果下午三点多才杀出重围,我在荆棘丛中差点就挂了!其实,大家也都气若游丝了!精疲力竭围桌吃饭,一个个象霜打的茄子,蔫了!老罗强颜欢笑,掏出自帶的水酒,滿滿给我斟上一杯!我真想唱那首《妈妈的吻》!(有急事暂停)
发表于 2019-7-7 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刘叔不要再开新帖,就在这个帖子里,以“回复”的方式一直写下去。否则就变成了很多的“网友印象”帖子了。
发表于 2019-7-7 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叔 发表于 2019-7-7 08:26
谢谢鸡总鼓励!先回答你的约稿吧!
    去年夏天,衡阳某传媒机构去衡钢集团收集“衡阳工业兴衰五十 ...

您随意写吧。想写到哪算哪。慢慢写,写上一年半载也行。
 楼主| 发表于 2019-7-8 07: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刘叔 于 2019-7-9 06:51 编辑
鸡窝山人 发表于 2019-7-7 21:23
建议刘叔不要再开新帖,就在这个帖子里,以“回复”的方式一直写下去。否则就变成了很多的“网友印象”帖子 ...

  是**作错了。能把那个灭掉吗?
 楼主| 发表于 2019-7-8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别看罗铁匠言词没啥风趣,但正是这憨憨样逗人親近,特别招美女们逗乐,老罗就湯下面,乐在其中,爽!     老罗为人憨厚、低调、与世无争,网史上没有老罗与网友牴牾的纪录。
     我仅有的两次户外,都与老罗关联,雨母山那次是惊魂未定中给我斟酒压惊,金洞溯溪,我啥准备都没有,多亏老罗不嫌弃,叫我同他“混帳”(睡他的野营帳里)。

     真正让老罗在坛子里声名鹊起、风靡全坛的历史转折点,竟是一偶发事件:那年按惯例,鸡总在年终发起“小说接龙”活动,煽动网友们自娛自乐:相互揭短、善意奚落。那年的小说叫啥来着?忘了。(请鸡总补白)老朽自告奋勇,率先给小说写了一段楔子,为接龙玩家限定了时代背景、基本脉络和男主角老罗的前世今生,任由网友们在规定框架内冲着开心果老罗吐沫四溅,本想好好地涮他一把,没成想竟成就了老罗“妻妾”成群、左拥右抱的得意人生。档不住的福份!真真令人羡煞、谗涎欲滴!(那些文字和片片如今想想都妙趣横生,可惜“刘可男”的内存都殁了)

     混帳伙计,暂时就揭发这些吧。这就是我的第一篇《网友印象》。您觉得还有点可读性,麻烦点个赞,要不我没脸面往下唠叨了。

点评

想起来了,那篇接龙小说叫《老罗和他的儿媳们》。  发表于 2019-7-26 09:11
发表于 2019-7-8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赞。期待更多猛料。
 楼主| 发表于 2019-7-9 0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姿的姿态 发表于 2019-7-8 14:16
点赞。期待更多猛料。

     难得阿姿有个点赞,虽然孤零零的,总祘有点儿响动,也挺滿足的!有个笑话:一个说书人说了半天,听众越来越少,最后就剩下一老妪。说书人很感动:总祘有个知音!正想郑重地说声感谢,老妪起身说:“老先生,我不能再等了,你把你坐的那条長凳还给我吧!”
     没准,阿姿也在等長凳吧!
发表于 2019-7-9 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叔有很长时间沉溺麻将桌,没有上网了,很多网友不认识刘叔了。喜欢看的人不一定留言呀。您继续,我们在欣赏!
发表于 2019-7-9 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叔 发表于 2019-7-9 07:28
难得阿姿有个点赞,虽然孤零零的,总祘有点儿响动,也挺滿足的!有个笑话:一个说书人说了半天,听 ...

非也非也!实为诚心拜读刘老文章。看贴回贴是种美德。本人就非常具备这一美德
 楼主| 发表于 2019-7-9 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2,在野孤鸿。           (没设想过要写孤鸿,因为我与他交集不多,了解也少,其实网友中认识他的人也不多,之所以贸然提笔想描述一下孤鸿印象,皆因昨天读到他的一篇帖文《再遇黄大发先生》,言词恳切,朴实的文字加上真实的图片,令人心酸。鸡总也大发感慨,质疑这大山深处的扶贫实效。习总书记关于扶贫攻坚战最后一公里的硬仗,谈何容易!犹如登顶泰山,多少人在会当凌绝顶的阶前,举步维艰,寸步难移,只得乘索道打道回府。黄大发先生的境遇,绝非个别。透过他的现状,我仿佛在鶯歌燕舞的屏幕背后,窥见了《流浪地球》。言归正传,孤鸿印象,只有碎片。)
     ▲认识孤鸿,纯属偶然:大家相约去拜会方老(方先觉長子,侨居西班牙回衡度晚年,前几天仙逝,遥致哀思),组织者安排我乘坐孤鴻的便車,由此相识。大家都在忙生计,没有更多的来往,记忆中,有过我和他一起与方老、与康杏、与梅疏影等聚过歺,他烟酒不沾。
     ▲印象中,孤鴻不擅谈吐,但着装整洁,颇有绅士风度。知道他一些过往,多是从他帖文的字里行间加上揣摩意会揉合而成,难免不翔不实。,
     ▲早年,孤鴻在缅北地区打拼多年,缅北这地儿是个武装割剧的混沌世界,缅政府鞭長莫及,这里全靠枪杆子说话:有门户各异的土著武装,还有国民党远征軍残部。孤鸿这人不分红白只讲情谊,早两年他居然租上大货車滿載慰劳品,千里迢迢从衡阳奔缅北去劳軍——拜访那位他结识多年的土著头人,有奌意思。
     ▲按说,孤鸿也就是个中年汉子,令你料想不及的是,他的文言功底,估计本坛网友无出其右者,有作品为证:老网友都该记得,一个娄底老人,网名叫武英俊树吧,背井离乡在南岳深山,租住了光明村一户农家弃用的茅含,好多人都去拜访过他,包括文化名人周振志、孙庆宪等,论坛也组织上百人去他那儿覌光。武先生户外有棵歪脖子树,他就势在树上搭建了一个两米见方的小平台,他不无得意地自称:可以远眺可以歇憩可以品茶可以下棋可以会友。孤鴻才思敏捷,旋即临场揮就一首《五可赋》,才惊四座!
     ▲孤鸿用半輩子积蓄在云集开发了房地产,自称挖到了第一桶金。但从《再》文中读到,好家是被朝令夕攺的政策又把他“打回了旧石器时代”!运交华盖啊!详情不知。
     ▲《再》文中有段话让我感动也让我彻悟:“窃取社会财富据为己有便是人间最大的恶,人生拥有财富目的只是为了分享,将它布施给更需要它的人便是至大的善德。”孤鸿言行一致、身体力行,一輩子乐善好施。
     ▲好人一生平安,钱财如糞土、仁义值千金!你的未来不是梦!

 楼主| 发表于 2019-7-9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鸡窝山人 发表于 2019-7-9 08:23
刘叔有很长时间沉溺麻将桌,没有上网了,很多网友不认识刘叔了。喜欢看的人不一定留言呀。您继续,我们在欣 ...



      2,在野孤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衡阳论坛 ( 湘ICP备05001324号-1 )

GMT+8, 2019-9-23 12:47 , Processed in 0.13132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扫描下载新衡阳APP

关闭下载论坛APP